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Million Elrond-百万埃尔隆德(1)

※原作是托老头子,PJ和WJ兄弟

※黑客帝国Xover注意

※CP其实算是ET无差,小叶子出没,父子亲情有

※OOC大大滴

※由于梗和作者的脑洞,本文完全没有理性,发现文风偶尔很正经的话,只是因为作者不会EG风,请不要认真思考合理性(这一句念三遍)

※特别特别鸣谢脑洞提供者和P图小达人 @大舅的毛披风 ,没有你就没有这篇逗比的东西


先来本文经典配图。


正文:


1.

瑟兰迪尔做了个噩梦,不不,比起噩梦,更适合称之为“怪梦”。它真的是有些……过于古怪了。

 

天空是阴沉的深灰,落着雨。雨幕厚重,让远处的景象都模糊不清,但是他知道,这绝非是在他熟悉的森林,或是中洲任何一个他知道的地方——没有任何的树木,或是一丁点带着绿意的东西,没有植物的低语或轻吟。目之所及的雨幕后,只有陌生的高耸建筑物默然地耸立着,像石头、钢铁、玻璃和不明材质组成的巨大怪兽,俯视着他。

瑟兰迪尔毫无遮蔽地站在雨中,知觉好像还是麻木的,慢慢地,被雨淋湿的头发贴在面颊上的感觉,袍子黏在身上的感觉,指尖到小臂的寒冷,才一点点回到身体里。他已经忘了自己已经多久未曾像这样暴露在倾盆的大雨中,上一次也许是随父亲征战的时候,也许是最终联盟某个不甚顺利的战役后。他最先意识到的是一个并不重要的细节:身上的衣物绝非他拥有的任何外袍之一。

纯黑,毫无花纹,亦没有任何标志。

廉价的审美。瑟兰迪尔刻薄的那部分在心中讥讽地说了一句。但他很快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他被眼前的物体吸引了注意力。

一具尸体,或者是将要失去生命的躯体。他面朝下倒在雨里,身上穿着的是一种瑟兰迪尔没有见过的某种正式服饰,相当贴身的套装,也是纯黑。即使在暴雨里被淋得湿透,也诡异地显得线条笔挺。尸体的背上有一个不大的洞,看上去是像从胸前一直洞穿的,鲜血一直从里面浸出来,混合到雨水里,在地面漫开。不会是剑或者长枪造成的伤口,洞穿的伤口显得太小了。可能是箭,但应该不会有人杀人之后还要专程把箭从尸体上取走。即使是财政最紧张时候伊姆拉崔的领主也不会这么干,大概。

太诡异了。瑟兰迪尔这么想着,但不打算再多打量片刻。与他无关的事情,他本来就是没有太多兴趣的。他是一个专横的王,不做必要之外的无用功。他现在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干燥的地方,把自己从落汤鸡的惨状中解救出来。

但是他面前的尸体在这时候出其不意地动了动。准确地说,是以手肘撑住地面,艰难地翻了个身,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胸膛和他的正脸来。

是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感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接着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虽然穿着奇怪的服饰,脸上尽是血痕和伤口,但他无比确定,眼前重伤的男子绝对是自己刚才顺便想了想的林谷之主。他双眼充血,嘴角也被人打破了,整个人缺因为失血而显得苍白。死亡,这个概念突兀地进入了瑟兰迪尔的脑海。他冲了过去,跪在地上检查埃尔隆德身上那个洞穿躯干的伤口,连踢飞了一块黑漆漆、带着火药味道的金属造物也没有意识到。

密林之王可以是一个战士,也可以是一个统帅,但他从来不是一个医者。而他所知最好的医者,此刻正躺在冰冷的地上,任由鲜血从身体里不断的流出,带走体温和所有生命的迹象。瑟兰迪尔有些怨恨起最终联盟时杰出的军医队伍让他鲜少有机会亲自止血包扎了,虽然军医的领头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埃尔隆德扯动了一下还在流血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勉强算是笑的表情,这让他的脸几乎是扭曲了。他想要伸手,瑟兰迪尔试图握住他的手,但他只是碰了碰辛达精灵的脸,破碎指甲间渗出的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从瑟兰迪尔的脸上淌下。埃尔隆德开始说话,声音带着一种瑟兰迪尔很少从温和沉稳的智者精灵口中听到的,外露的快慰语气:“最后那颗子弹真是漂亮。你成功杀死我了,瑟兰迪尔。你还满意么?……咳,咳咳……可是遗憾地告诉你,‘我们’是杀不尽的……咳……”

什么情况?谁杀死你了,我?开什么玩笑?瑟兰迪尔抱着在雨中逐渐冰冷的埃尔隆德的身体,只觉得像头上给矮人敲了一棒槌一样,蒙了。他惊慌并且烦躁,从未觉得如此混乱过。这个所谓的智者,一定要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还跟他打哑谜吗?!“闭嘴,”瑟兰迪尔试图将他抱起来,带到温暖干燥的地方去,总之不是这里,不能是这里,不能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埃尔隆德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去。他已经没有多少在乎的人可以再失去了,“用你的戒指,该死,你的戒指呢?”

怀里的人只是又冲他笑了笑,接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像是从指尖开始,又或是从发梢开始,埃尔隆德开始消散。一点点,化作细碎的莹绿光点,飘散于空中,然后不着痕迹地散去。像冰雪消融一样,又像是星辰无声地在星空中暗淡一样,怀中的重量逐渐地,却不可阻挡变轻,最后,只剩下两手空空。

瑟兰迪尔将空落的手握紧又松开,觉得自己一定是悲痛过度脑子坏掉了。

——名字叫星辰的,不至于死的时候也化成星星吧?

 

这时,地面上传来了隐隐的震动。瑟兰迪尔下意识地抬头。

如果刚才的场景称得上奇异的话,现在的场景就有点恐怖了。瑟兰迪尔看着远远走来的人——数百人?数千人?他不清楚,但人群至少挤满了整个街道,都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制服,戴着一模一样的墨镜,迈着同样的步子,向他走来。

而每一个人,都长着与埃尔隆德一样的脸。

 

“——!”

瑟兰迪尔猛地睁开眼睛,柔和的晨曦阳光正透过落地窗洒进屋内。窗外四季常绿的乔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早起的鸟儿啁啾着,用歌声宣告一个平和安定的、林谷特有的宁静早晨。他在瑞文戴尔,在伊姆垃崔,在受风之戒指庇佑的乐土,连莱戈拉斯也在这里,一切都安宁祥和,睡梦中冷雨浸透衣衫,林谷之主消散于怀中的景象根本不曾存在。

“瑟兰迪尔?”

拉开窗帘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苏醒,缓步走了过来,俯身看他。埃尔隆德有些奇怪,他的印象里瑟兰迪尔早上是睡得很沉的——尤其是在没有事务烦扰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早晨,能让他惊醒的只有突然传来的战报,或者是莱戈拉斯谈恋爱的消息。

于是埃尔隆德轻声地,带着自己也未曾注意到的关切又唤了一声:“瑟兰?”

银色的额冠,瑟兰迪尔看了几百遍好像从来没见换过的旧长袍,温和而克制的表情。是他,是他认识的那个埃尔隆德。他看上去干干净净,没淋雨没挨打,更不要说受伤流血。

瑟兰迪尔紧紧地盯着埃尔隆德,好像他看到的不是林谷的领主,而是一只趴在他床脚柱上的史矛革一样。梦境的残像还残留着,他还能感觉到鲜血和雨水沿着他的面颊滴落,还能感觉到怀里受伤的人化作片片碎星消失的轻盈。当然,还有回头看到一大群戴着墨镜的埃尔隆德齐步向前的怪异。

还有,或多或少,梦醒之后还有那么一点好笑。

他总不能说,他梦见了一个埃尔隆德倒下去,千千万万个埃尔隆德站起来。

 

“我没事,”瑟兰迪尔含混地说了一句,裹着舒适柔软的睡袍下了床。他需要洗个脸,吃点什么,来驱逐残留在自己脑海里的诡异画面,还有那一点点——只是一点点,他对自己强调——因为梦中埃尔隆德莫名其妙的死亡而产生的动摇。

他自顾自地想把怪梦驱散,丝毫没有注意到埃尔隆德惊奇的眼神。

要知道,这是密林之王第一次在无人催促的情况下主动起床。

 

TBC.

最后的惊♂喜是第一节的文配图,瑟爹看到的场景,你们大概体会一下。


希望大家都食用愉快> <

这回是真的TBC了

评论(21)
热度(116)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