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Manhunter(汉尼拔AU,情人节肉渣文一发完)

※汉尼拔AU ,设定Elrond是大学教授,Thranduil是国会上议院议员。

※CP是ET

※情人节发糖,有OOC,是篇肉渣

 

一句话梗:Thranduil都为Elrond准备了情人节的礼物,并向对方坦白自己的秘密,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

 

正文:


Thranduil比约定的时间更早到了Elrond的公寓,他提着一个造价不菲的恒温保温箱,里面是他准备给这位目前定位为“好友”的男人准备的礼物。他考虑了很久,打算将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今天,他可能会得到一位终结他单身生涯的稳定情人。

或者,一顿垂涎已久的晚餐。

他按响门铃之后稍微等了一会儿,比平常稍微久一些。等到Elrond开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原因,这位总是穿着正装的语言学和生物医学双料博士穿着一件对他而言已经算是休闲的衬衫,围着一条淡褐色的长围裙。他黑色的长发被扎成了一个松散的马尾束在脑后,让他显得格外的居家。Thranduil注意到围裙上有一些水的痕迹,而Elrond的手还是湿的,应该是冲冲忙忙洗过。

“你来早了。”Elrond侧身让Thranduil进门,并没有显示出什么意外的神色。Thranduil从未见过他对什么表现出意外或者惊讶,就好像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一样,再诡异的事情发生都只能换来他冷静的分析和端详。

所以Thranduil很乐意尝试让自己成为一个意外,打破这种冷静。

“你不欢迎?”他挑畔地挑了挑眉毛。

“没有,”Elrond简单回答,执起Thranduil的手,在权戒的位置轻轻一吻,并为他脱去风衣外套,“任何时候都欢迎你的到来,Thran.”

Thranduil很喜欢他用这个短称呼时r音拼出的轻颤。

 

“所以,你正在做饭。”

Thranduil走进餐厅,开放式的厨房与柚木桌椅的餐厅毫无瑕疵的连接在一起,所有的东西都一览无余。水池的挂篮里有一些洗好的蔬菜,鲜紫的甘蓝和嫩红的水果番茄,还有几个颜色各异的甜椒鼓鼓囊囊地挤作一团。他素来对蔬菜缺乏兴趣,很快移开目光。砧板上是正在处理的肉,纹理清晰颜色鲜美,一旁的两个碗里是另一些,一碗里切成大小适中的块状正在腌制,另一碗看上去已经搅成了肉末和一些香料混合在一起。

“上次你很喜欢肉酱千层面,我打算再烤一些。”Elrond一边说着一边回到砧板边继续他的食物准备工作,“主菜吃牛排,我买到了一些非常不错的黑椒和百里香。”

当他说着这些的时候Thranduil只是坐在餐桌旁一手撑着腮打量他的背影。他们因为在同一家米其林餐厅坐在隔壁的位置点了同样的菜发表了同样的感想而相识,起初Thranduil惊讶于这样一个严谨朴素甚至可以说有些古板的大学教授也会到那家社会名流聚集的餐厅吃饭,后来他发现Elrond出现在哪里的原因真的就是吃饭而已。

Elrond有非常挑剔的味觉,如果这个也可以有学历标准的话,他也会是个有博士头衔的教授。

没多久Thranduil发现他的厨艺也好得没话说,而且他着迷一般地喜欢看Elrond用修长的手指摆弄食材的模样——Thranduil也做饭,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好厨师,要不是因为某些特殊食材他没有办法交给别人打理,他更愿意当一个纯粹的食客。

此刻他无比期待着Elrond能否成为那个“别人”。

“我给你带了礼物。”他拿着那个精巧的银漆保温箱走到Elrond的身后,一手握住了他正握着切肉刀的手,停止他有条不紊的动作。另一只手将箱子平放在了流理台上,嗒一下掀开了搭扣,露出里面躺在保温冰碎中的东西。

Thranduil选择了肝脏和胸肋,它们来自一位身体健康热爱运动的男性下议院议员,看起来都还非常新鲜。

他很满意感受到Elrond手臂和背脊上的肌肉一瞬间绷紧的感觉。敏感,敏感是一种优秀的特质,代表着神经末梢回馈信息的迅速和身体处理信息机能的高度发达,这样的人味道一般都不会太差。他将呼吸轻轻吐在Elrond的耳背上,缓缓抚摸亚麻衬衫下肌肉线条紧实的小臂,他摸起来比想象的还要好,“不喜欢我带来的食材?”

Elrond拿着切肉刀的手又继续开始将砧板上的肉按照纹理切割成需要的形状了,他提刀压腕的动作精确得让人着迷,“它看起来很不错,只是和今天的食材重复了,而且需要腌制的时间太久,我们得明天再吃了。”

重复了?Thranduil在Elrond背后眨了眨眼,稍许茫然之后,惊讶和一丝无来由而理所当然的释然抓住了他,他在Elrond看不见的地方展开了一个惬意的笑容,偏头咬上了对方的耳廓,满意地听到对方地一声猛然浓浊起来的呼吸。

“你从没给我讲。”Thranduil用牙齿碾磨着Elrond耳朵柔软的部分,不满地表示。

“我以为你早已经发现了。”Elrond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Thranduil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稍微有些迟钝。

而Elrond早已在第一次请这位高傲的国会议员到家里吃饭的时候,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毕竟并不是每个人在吃他做的料理的时候都能下意识地把握每一道菜的精华所在。但Elrond是一位有耐心的猎人,各种意义上。在Thranduil观察他的时候他也在研究对方。唯一的区别是Elrond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列入食谱。他太瘦了,Elrond无不遗憾地曾这样想过。从那时起,喂胖一只Thranduil已经被他放进了自己的任务列表。

Elrond预计到这是一次代价高昂的喂养。

“Thran,为了我们今天的晚餐顺利进行,以及明天的午饭有新鲜的食材,”Elrond克制着自己将不停在身后撩火的先生直接按到在流理台上的冲动,用他一贯平稳的声线嘱咐,“把你的礼物放到冰箱里好吗?零度冰鲜层在中间。”

Thranduil低哑地笑了,少有地配合了对方的指令。

 

当他弯腰将食材放进冰箱的冰鲜层里的时候,对自己的配合就有些后悔了。

Elrond从背后按住了他。用他用冷水清洗过的手指勾勒他脊骨的形状,手指是冰凉的,还带着水意,从衬衣的面料上浸透下去像直接贴在赤身裸体上一样。Thranduil不可自制地颤抖了一下,接着觉得被触摸过的地方都火烧火燎一样的烫了一来。

“刚才有人说要让今天的晚餐顺利进行,”Thranduil挣扎了一下,发现这位教授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般弱不禁风,他刚才触摸他的小臂时就应该注意到的——一个每天有12个小时坐在教师办公室的人绝不应该有那样坚实的肌肉。Elrond挟制住他,并不十分暴力,但是也让他没法轻松地挣脱,太有他的风格了,恰当又精确。他撩开Thranduil的衬衫把冰凉的手伸进去,耐心地抚摸他的小腹、肚脐和侧腰,又绕到后面,在西装裤边沿的狭窄宽度上反复爱抚,好像要用Thranduil的身体把他的手掌温热一样。Elrond吻他的耳垂,不是像他方才对他所做的那样撕咬碾磨,而是湿润地吸吻,以舌尖摩擦柔软而脆弱的耳背和耳垂,制造湿漉的水声涌入耳鼓。就像是品尝,像品尝铺了糖渍浆果的芝士蛋糕或是刚出炉的白兰地舒芙蕾,等待他在他的口腔里融化,散发出最为浓厚的甘香。

Thranduil为这个浮现在脑海里的比喻发出了今晚的第一声低喘。

“我现在不想吃别的了,Thran.”

“希望你说的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吃。”

身后的人只发出了低低的笑声,Thranduil感觉他抬手从冰箱顶上拿下了什么,打开了盖子。

一股淡淡的独特香气飘散开来,像针叶树,成片的针叶树,令人想到终年荫绿的森林。

像Thranduil和Elrond这样的老饕,根据这独特的香味识别出它的成分并不难。

“松子油的味道很适合你,你让我想到密林。遮天蔽日的山毛榉和橡树,松针铺就的地面下藏着黑松露和蘑,还有大颗的橡实和松果,需要人耐心的发掘……探寻。”Elrond低声说着,他的嗓音比平常还要低沉沙哑,直接响在耳边就已经煽情。Thranduil看不到他的动作,触觉和听觉都变得无比敏感——过于敏感了。他感觉到Elrond是怎样扯开他的裤子,用沾了松子油的手指按压他的后面,试图挤进去。手指在入口处打转,试探,然后成功的探入,他鲜明地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软化,身体被从内部点燃了一样。Thranduil意识到自己现在就像一块正在被敲打拍软的肋眼牛排,在Elrond的手里变得鲜嫩多汁。这个想法和Elrond抵在他大腿内侧的灼热一起让他感到有些眩晕。

“闭嘴。”Thranduil难耐地喘息了一声,试图适应挤进身体里的那根手指。

他知道自己马上得适应更多。

 

FIN.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我一直都想试试写这句话!


感谢 @大舅的毛披风 的甜饼贺图你真是拯救我的小天使!



Bon appetit!

评论(11)
热度(71)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