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Million Elrond(3)

今天会发糖哟!【字面意义上的“发糖”

昨天写了美味的烧烤节贺文(这个【ET】Manhunter(汉尼拔AU,情人节肉渣文一发完))今天也延续着快乐的画风呢> <


百万领主的前两章在这里:

【ET】Million Elrond(2)

Million Elrond-百万埃尔隆德(1)


3.

埃尔隆德大概是唯一不受奇怪的噩梦侵扰的人,但他对密林小王子看他日益古怪的眼神感到十分困惑,而瑟兰迪尔压根儿就不愿意看到他了,这不是个好现象。他邀请瑟兰迪尔来林谷是想让他从繁忙的事务中脱身休息片刻,而不是让他像一只不愿意从壳里伸出触角的大蜗牛一样待在卧室里的——即使那个卧室就在他房间的隔壁。

不过,当他站在无数扇关闭的大门前,周围都是和他一模一样面孔的人走来走去的时候,一切都有了解释。

 

哦,这就是莱戈拉斯所说的怪梦了。

 

埃尔隆德冷静地检查了一下自己,服装虽然奇怪,但好歹不是衣不蔽体,也带着武器——虽然看上去和自己所知的任何武器都不同,不过也聊胜于无。需要用到它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怎么用的,虽然埃尔隆德希望永远不要用到。唯一比较影响的是戴着的黑色眼镜——根据瑞文戴尔所藏的资料,他知道有些人类和霍比特人能够制造这样戴在眼睛上的东西,来改善因为长时间阅读下降的视力,工艺复杂,产量稀少。但他现在所带的这副眼镜似乎与这个实用性的作用毫无关系,只是戴着看起来比较帅而已。

严谨的智者对这个梦境世界只要造型不要逻辑的设定观发出了一些质疑。

 

别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独自一人无法解答。索性他现在不是独自一人,他身边站着成百上千的自己。于是他叫住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在哪里。

“你的数据延迟了,需要同步一下。”另一个埃尔隆德一丝奇怪的表情都没有表露出来,握住了他的手。

埃尔隆德根本没来得及表示一下拒绝,就被海量的信息淹没了。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脑子里就多了“母体”“防火墙”“病毒”之类的术语,好像它们本来就待在那儿他一直知道一样。现在他知道了在这个世界里瑟兰迪尔是“救世主”,而自己是个心心念念想要摁死他的病毒反派角色。埃尔隆德不禁觉得一阵头疼。就在这时候他视线突然一白,看到了一条街道边上的长椅和几只寻食的灰鸽子。瑟兰迪尔背对着他坐着,显然和他一样才刚刚load in.

能够随时发现瑟兰迪尔的踪迹,这个能力倒是不错。

他愉快地想着,打开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他新得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告诉他借由系统后门和他的病毒身份,他想去哪儿门就能开到哪儿去。

 

哦等等。他拦住了身后跟他步调一致准备走出去的自己们,差点忘记了所有的“埃尔隆德”都有这个能力。

“让我一个人解决,大家,呃——难得有机会,不如休息一下?”埃尔隆德没心思欣赏几十个自己面面相觑的奇景,当着所有自己的面嘭地关上了门。

 

他踏出门去就在瑟兰迪尔的身后,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所以埃尔隆德有机会打量这个梦境救世主版的瑟兰迪尔。浅金长发身材高挑,除了换了件黑色长风衣外跟现实里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他那顶树枝编织而成王冠都在,天知道得有多大的执着才能让这样一件不属于梦境世界的东西一直待在他的头上。

埃尔隆德轻轻咳了一声,试图引起瑟兰迪尔的注意。

迎接他的是两挺冲锋枪雨一样倾泻而来的子弹。维拉在上,他不是换一个地方来跟瑟兰迪尔吵架的,他们在现实世界吵得已经够多了。

“瑟兰迪尔,是我。”埃尔隆德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试图让对方理解自己不是之前那些廉价复制版病毒,瑟兰迪尔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这一个怎么比别的要话唠”,接着他把这种现象归咎于白天没跟埃尔隆德说上话所以梦里补偿了回来。

“当然是你,我每天晚上都看到你,成千上万个你,我快烦死了。”瑟兰迪尔举着双枪一边逼近埃尔隆德一边抱怨,埃尔隆德注意到他现在换弹夹的动作已经无比流畅了。

“这就是白天你总是不愿意见我的原因?”埃尔隆德觉得自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当然!梦里已经见得够多了……等等,”瑟兰迪尔手上的枪终于停了,他一脸狐疑地盯着躲在自动贩卖机后面的埃尔隆德——准确地说,是盯着被他用子弹打成蜂窝的贩卖机,“你怎么知道白天我不想看到你的?”

“所以说,我是埃尔隆德,你认识的那一个。”

“不相信,证明一下。”

“我是半精灵,林谷的领主,阿尔温之父,埃莱丹与埃洛赫之父,埃兰迪尔和埃尔温之子,兄弟爱洛斯是努曼诺尔帝国的开国皇帝,我持有风之戒,最重视的是瑞文戴尔及整个中洲的安全,我子女的安危幸福。”

“太空泛了,具体点。”

“今天晚餐吃的是葱蛋卷、香煎蘑菇和面包。你剩下了所有的蔬菜沙拉并且试图偷偷放到你儿子的碗里,我没指出这一点。”

回应他的是被打成筛子的自动贩卖机上又多了两个孔。

“现在你指出了。”瑟兰迪尔冷傲地表示,并收起了枪。

 

片刻后两个人坐在长椅上都用手撑着额头。显然为方才的愚蠢对话感到精疲力竭。

“不过我知道一个可以让你暂时停止这个梦的方法。”

埃尔隆德从口袋里翻出红蓝两粒小药丸,将红色那颗放到了瑟兰迪尔手里。

“愿你有个无梦的安睡之夜。”埃尔隆德微笑起来。

瑟兰迪尔恍惚觉得从面前这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的身影里看到了一点他熟悉的那个半精灵。

 

瑟兰迪尔睡了一个月来最安稳的一觉。他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中天,没人叫他起床。懒洋洋地让侍者给自己换好了便装之后,他开始在瑞文戴尔的宫殿里四处游荡,就像他平常一样。

在经过厨房的时候——他偶尔会溜达过来试图寻找一些在他看来“可以入口”的食物和酒,当然大多数时候他都会被满目的绿叶蔬菜震惊然后兴趣索然地离开。但今天不是这样一个倒霉的日子,至少对于他而言不是。瑟兰迪尔惊奇地发现几乎所有他认识的面孔都呆在这里,莱戈拉斯,埃尔隆德,他的那对双子以及随时好像都跟着他的那个管家,叫什么来着?

他们都穿着围裙(这实在太好笑了,瑟兰迪尔在内心补充),围在桌边研究着一些看起来颜色诡异的棒棒糖。埃尔隆德拿起来了两个,一蓝一红,试图将它们推荐给莱戈拉斯。年轻的辛达对这种从来没吃过的东西保持着怀疑,一直有礼貌地拒绝着。接着所有人都发现瑟兰迪尔来了,埃尔隆德维持着一手一个棒棒糖的动作,耐心地解释道,“我让林迪尔试着用枫糖浆混合着果汁制作的,这个是樱桃味,这个是蓝莓味。我还没有尝不过味道应该不错,我想孩子们会喜欢的。”

被归在孩子组里的莱戈拉斯求助地看了一眼身后的父亲。

瑟兰迪尔以眼神示意他,珍惜生命,远离毒品。

莱戈拉斯回头重新迎上埃尔隆德和煦的微笑,咽了咽口水,心一横:“我要红色的。”

 

当然,吃了蓝色就进入醉生梦死的幸福世界吃了红色就进入残酷惨烈的真实世界这种设定不会在中洲发生。

莱戈拉斯舔着樱桃味的棒棒糖舌尖都染得粉粉的,只觉得这糖倒是意外的还挺好吃。

接着他就看见埃尔隆德微笑着将蓝色的那根棒棒糖塞进了自己试图逃跑的父亲的嘴里。


tbc.

棒棒糖来源于这个:


原图是果蔬拍的一个以黑客帝国为背景的广告里的截图(真是太拼了。

今天的彩蛋是作者和她的小伙伴 @大舅的毛披风 的头像全图。没错作者已经把这张图丧心病狂地拿来当桌面了。



希望大家今天也食用愉快> <

评论(7)
热度(78)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