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Million Elrond(4-尾声,写完啦!)

好了这个巨大的脑洞终于填上了!结尾被作者写得没羞没躁不要脸看的时候记得带上墨镜!!

前文:

【ET】Million Elrond(3)

【ET】Million Elrond(2)

【ET】Million Elrond(1)

4.

自埃尔隆德也进入过梦境世界之后,深受其害的几位精灵总算看到一点解脱的曙光——毕竟,如果连有智者之称的埃尔隆德都毫无办法的话,大家也就真的只能把吃饭睡觉打领主当作每日的日常了。

这里需要特别讲讲的是格外苦闷的莱戈拉斯,他觉得自己纯粹是被坑害进这个压根没有他戏份的梦境的。他当然不会知道,在母体的记录中,他是救世主尼奥尼兰迪尔的好搭档,美丽又坚韧的崔妮提叶妮提。

在我们可怜的密林小王子想要像自己的父亲倾述自己的苦闷时,他遇到了新的苦恼:他亲爱的父亲和尊敬的埃尔隆德领主基本上天天锁在图书室里,不知道在做什么。难以抑制好奇心偷听墙角的结果是,领主挂着他那标志性的春风和煦的微笑塞给了他一把红蓝双色的棒棒糖,然后让林迪尔带着他去瑞文戴尔四处“转转”。

他来得及透过门缝看到自己的父亲脱了外袍。

两个千年老精,哼。莱戈拉斯一边咬着棒棒糖一边愤愤不平地想。

 

而天天关在图书室里的两位到底在干什么呢?

很可惜好像与浪漫的情节没什么关系。埃尔隆德领主在看书,试图找到解决这个根本停不下来的噩梦的根本方法——毕竟每天梦里死来死去的都是他,就算那些复制品有头发那么多,整天掉头发,不,他是说,整天死复制品,也挺闹心的。瑟兰迪尔则是百无聊赖地坐着看埃尔隆德皱眉不展,随便出出主意,并同时以平常无法企及的速度消耗着酒。

至于搁在扶手椅上的外袍,那只是因为图书室是全封闭的,热。

“据我现在所知,这应该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魔法,将我们的梦境同另外一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埃尔隆德把他翻过的书都堆在桌的一边,所以现在这张红木桌子有失去平衡向一边翘起的危险。

“你的意思是我们梦里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瑟兰迪尔懒洋洋地转着手里的酒杯,他睡眠不好,根本提不起精神。

“很难说,一个世界是否真实存在并不是身处其中的人可以证实的。就像我们生活的中洲,说不定也只是某个伟大的老头子灵机一动写出的故事背景。”埃尔隆德合上了手里的书。

“不要在这种时候谈神学,我只想知道既然这是个魔法,有没有办法解除它?”瑟兰迪尔很不耐烦。

“一切的果都有因,一切的因都有果。恐怕施法者是想要我们解决梦境世界里的问题,解决了,这个梦自然就不会骚扰我们了。”

“所以,我们要解决什么问题?”

 “你是‘救世主’,我是病毒,很显然,”埃尔隆德走到瑟兰迪尔身边,拿起桌上的另外一杯一直没动过的酒一饮而尽,就好像酒能给这位本就英勇无畏的领主额外的勇气一样,“你得杀死我,或者我杀了你。”

瑟兰迪尔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自己清醒了一点:“我杀了你很多次了,我是说,杀了梦里的那些。”

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慢慢摇了摇头:“吾友,恐怕那些是不够的。病毒可以复制,它们能感染别的人,把梦境里的他人都变成我的样子。邪恶必须被彻彻底底地清理干净,否则黑暗总是会再度滋生。”

“就像至尊魔戒一样。”瑟兰迪尔说。

埃尔隆德沉默了一会儿,叹息:“没错,就像至尊魔戒一样。”

“这样说来,杀掉我比较容易。”瑟兰迪尔扯了扯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来,视线一直停留在埃尔隆德身上没有移开,“毕竟我只有一个。黑暗战胜光明,正义死去,邪恶长存。”

“我不会这么做的。”埃尔隆德叹了口气,弯下腰来,有一瞬间瑟兰迪尔几乎以为他要吻他了,但瑞文戴尔的领主只是拥抱了他一下,他低沉的声音像是经由紧靠在一起的肩胛骨而不是从耳蜗传到瑟兰迪尔脑海里的,“哪怕是在梦里,我也不会。”

那声音模糊地就像在梦里。

 

然而梦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的。

瑟兰迪尔再次进入梦境,这一天又是在下雨。

昏暗的街道和明暗不定的路灯,周围站立的的都是西装制服戴墨镜的埃尔隆德。他差不多也习惯这种诡异的景象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些人没有上来就打,而是静静地沿着街道两边站立着,密密麻麻都是人。瑟兰迪尔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建筑,发现玻璃窗内站着的也都是埃尔隆德,这个世界好像都只剩下了他,准确的说是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病毒。

这感觉真不好。就好像有人为你布置了一个角斗场,数百万人都在等着看血溅五步,鹿死谁手。瑟兰迪尔站定在雨里,对面就走出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埃尔隆德。

很可惜没走几步他就被爆了头直挺挺地倒下了。

身后露出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瑟兰迪尔知道那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领主。

“别人动手我不放心。”埃尔隆德苦恼地笑了笑,丢掉了手里的枪。

瑟兰迪尔笑起来,挥拳直迎埃尔隆德的脸。

 

精灵们并不常使用肉搏的战斗方式。埃尔隆德继承了诺多一族的剑术,瑟兰迪尔是比他儿子更为出色的弓手以及双剑武者,从没有人见过他们赤手空拳打斗的样子。哪怕是他们自己,也没有想过会和自己无比熟悉的这个精灵来一场拳拳到肉的战斗。

埃尔隆德将瑟兰迪尔摁倒在污泥里,看上去并没有谁更轻松一些。两个人都浑身湿透,雨水和尘土混合成的灰浆一头一脸。瑟兰迪尔额角有些青红,埃尔隆德唇角带了血丝。两人就这么互瞪着,天荒地老一样。

瑟兰迪尔先开了口:“好了你可以杀了我了,救世主失败,病毒统治世界。坏结局也是结局。”

埃尔隆德牵动了一下受伤的嘴唇:“我想到了个更好的方法。”

“你怎么不早点想到。”打都打了才说。

“主要是这得你情我愿,或者至少我得确定你没力气反抗了。”智者计算得非常到位。

瑟兰迪尔张了张口想要嘲笑两句他一贯想太多,却看到人把手直接按到自己胸前。他就有点想把那句嘲笑改成大喊非礼了。很诡异的是埃尔隆德的手像是直接融进了他的胸口,他碰触的地方开始扩散开一种黑色的不明液体,逐渐像四周扩散把他吞噬。

于是那句非礼也没喊出口,变成了个疑问句:“这又是什么黑魔法?”

“按这个世界的术语来说,我们在数据同步,我在感染你,没有救世主和病毒,这个世界的管理系统会把我们同时清除,一切就会结束了。”埃尔隆德解释道,“简单地说,我把你变成我的一部分,我们合二为一。”他看起来比瑟兰迪尔紧张多了,眉头都皱得死死的,“之前有其他的‘埃尔隆德’对我做过同样的事,没这种液体……你感觉还好么?”

“没什么感觉,”瑟兰迪尔感觉到那些奇怪的液体蔓延到了脸上,他勉强笑了一下,抬高了下巴,在最后时刻保持了他一贯的刻薄,“但你刚才‘合二为一’的表述让我觉得有点‘糟糕’。”

要知道他本来想用情色这个词。

没等瑟兰迪尔再说什么,他就被一大堆有的没的梦境世界的现实世界的属于埃尔隆德的记忆淹没了。

 

瑟兰迪尔睡了三天。期间莱戈拉斯茶饭不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要不是林谷领主再三保证他父亲没事,一定已经把瑞文戴尔掀了个底朝天。埃尔隆德倒是很平静,甚至可以说心情很好,甚至把书桌搬到了瑟兰迪尔的卧室阳台上,处理公务照看瑟兰迪尔两不误。

 所以第一发现瑟兰迪尔醒来的也是埃尔隆德。

“我读到了你的记忆。”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说。

“我也读到了你的。”埃尔隆德几乎已经在微笑了。

莱戈拉斯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位精灵打哑谜。

“你应该告诉我你的想法。”瑟兰迪尔有些不满,他试图用床上的靠垫砸埃尔隆德。这个动作太不庄重了,莱戈拉斯下意识地别开脸,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这很不寻常,瑟兰迪尔从不在外人面前做这种毫无形象的动作。

除非……

除非他没把林谷的领主当作外人。莱戈拉斯被突然出现的结论吓了一跳,赶紧转回头,却看到埃尔隆德控制住了到处乱砸的抱枕,已经坐到了床边,从袍子里摸出了个什么,戴在了鼻梁上。

黑色半透明的,墨镜。

天啊,现在埃尔隆德领主简直跟梦里的那些人一模一样。

“我让林迪尔找长湖镇的匠人照着图纸做的,”埃尔隆德推了推眼镜架,深灰的眼睛在镜片后带着笑意,“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谁告诉我到底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什么逆转天地的剧情?!莱戈拉斯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个父辈当着自己的面调情。

瑟兰迪尔歪头看了一会儿,简短地评价:“挺适合。”

莱戈拉斯听见自己的父亲这么说,他震惊地转头看兴趣盎然的瑟兰迪尔,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父亲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候。

 

“不会想起梦里那些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梢:“就算是再来一百万个又如何?”

埃尔隆德执起瑟兰迪尔的手,庄重地浅吻了权戒的位置:“一百万个,就怕你吃不消了。”

 

莱戈拉斯在父亲耳朵上泛起可疑红晕并且暴走之前扭开了头,假装被窗外一只飞过的无名鸟吸引了注意。

他觉得自己此刻才是最需要那副墨镜的人,他要被闪瞎了。

 

5.OOC之尾声

很多天后莱戈拉斯才从“父亲和埃尔隆德领主一夜之间变得如胶似漆亲密无间没羞没躁”的大反转剧情中回过劲儿来,努力寻找到了一个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没在一起的时候找到了他敬重的智者,询问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埃尔隆德的回答细致而含蓄,他表示在梦境世界自己与瑟兰迪尔进行了记忆同步,了解到了密林之王一直以来的犹豫,忍耐,克制与付出,从而被深深感动,想要明确地回应他的心情。

如果说这个时候莱戈拉斯都还有莫名其妙,接下来的一个星月夜的宴会上,百年难得一遇喝醉酒的瑟兰迪尔则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释了他这一方的原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埃尔那个傻瓜喜欢我了几千年!!!!从最终联盟时候就暗恋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IN.

值得纪念的领主戴墨镜的一刻:

我们花絮再见!

【咦还有花絮吗!

评论(23)
热度(178)
  1. 喵布哒皆是城池 转载了此文字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