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食·色(上)

还是汉尼拔AU,设定依旧是教授E和国会议员T,可以算是之前的火把节文的后续。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食”,字面意义就是……吃啊吃啊吃。第二部分想想题目你们都懂了。

先来深夜发吃上半部分。


食·色(上)

Devil in the Kitchen-厨房里的恶魔

 

没人知道Thranduil和Elrond共同的小小癖好,甚至没人知道事业蒸蒸日上的国会议员与著名综合大学的生物医学教授有所交集。他们都知道交集愈多愈危险,一切可能的接触都要减到最小,所以Thranduil与Elrond的同居都像是偷情。他们是堂而皇之的第三者,原配是刻板无趣的世界。瞒着全世界谈情说爱有种背德的快感。

Thranduil进门发现所有的东西都好好地待在该在的地方,没有血腥味没有警察没有没来得及丢进食材室或者冰箱的躯体。厨房里传来浓郁的食物香味,餐桌上的花瓶里放了一支香槟色的玫瑰,是他昨天从办公室带回来的。

一切看起来都不错,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没人发现恶魔的犄角或者尾巴。

在厨房忙碌的Elrond听到声音转回身来,Thranduil注意到他的表情是怎样从冷静的戒备变为看到他之后的愉悦微笑:“我刚为前菜摆好盘。”

Elrond的手里是两碗点缀着蔓越莓和各种谷物颗粒的酸奶沙拉。

 

现在是春假期间,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最重要的是大学没有课。Elrond除了批改研究生们的论文之外都呆在家里,后来他索性把工作都带了回来。Thranduil嘲笑他成了一个全职主夫,没多久他就发现有这么个家庭主夫在真是太棒了。

Thranduil可以为此每天吃一碗不同配料的酸奶沙拉都不抱怨。

膨化过的玉米片和巧克力圈在口腔里酥酥脆脆地碎开,原味酸奶的酸甜涌进来。再一勺里有一颗蔓越莓,新鲜的鲜红浆果汁水饱满牙齿一磕就破,Thranduil舔了舔嘴角沾着的果汁看着Elrond将两个半月形的盘子放到餐桌上。盘子中间是两块煎得表层金褐的半月形肉类,摆放在鲜切的黄柠檬上耀武扬威地炫耀着它们不菲的身价。

“酸梅鹅肝,我用干邑和梅子粉先腌制过了。”Elrond为Thranduil倒了一点杜本内的开胃酒,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解开了胸口的一粒扣子放松的吐息。

“鹅肝。”Thranduil强调了一下,Elrond笑起来:“但是没那么多脂肪,这是一只健康的鹅。”

两人心照不宣地碰了碰酒杯。

Elrond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只健康的“鹅”,尝起来一点也不油腻,只有嫩滑和细腻。又或者是因为干邑和梅子粉入味的腌制让它没有那种寻常的脂肪感,反而有一种清爽的微甜。Thranduil认为这更像是一道甜品,一道对于挑剔的食客而言依旧美味异常的甜品。

梅子的酸味激活了味蕾,他的口腔和胃都要同时叫嚷起来催促Elrond上主菜了。

“果木熏伊比利亚肋排。”Elrond揭开主菜的盖子的时候Thranduil只觉得一阵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他欣赏精致的前菜和搭配得恰到好处的餐前酒,但是他从不掩饰自己是个肉食动物的事实。看到这道菜,他已经无心去调侃“为什么是伊比利亚,这次的食材难道是个西班牙人”这样的蠢问题了。眼前脂肪和肌肉纵横交错的肋排经过了果木的烟熏,恰到好处地烤过之后,多于的脂肪已经析出,在骨瓷餐盘上成为散发香气的油脂热闹地滋滋作响。果味的甜香延续了上一道菜的轻快感,但肉类,饱满的肉类终究有其独特的风味。Elrond准确地掌握了Thranduil的味觉偏好,最大程度地保持了肉的鲜嫩,一刀下去切割出的漂亮切面里肉汁从纹理里缓缓溢出,送入口中时都像在融化。

“你应该吃点蔬菜,不然我不能保证你还有胃口继续吃下一道菜。”Elrond停下手里的餐刀,看着Thranduil优雅但是迅速地将那块肋排消灭,觉得他像一只饿了三天终于找到吃的的大型猫科动物。作为配菜点缀的醋浸刺山柑花蕾几乎要被遗忘了,他本以为Thranduil好歹会在吃肋排的间隙因为油腻而稍微理睬一下它们,吃上几口来冲淡满口厚重的肉味。

他还是小看了Thranduil对肉的偏爱。

好在主食并不是油腻的,能让他稍微缓缓。Elrond比Thranduil自己更清楚他味觉的变化,他知道这位看起来并不壮硕的绅士有惊人的好胃口,但是这胃口跟他本人一样容易喜新厌旧。在Thranduil吃下最后一块肋排的时候Elrond为他添了一些味道清爽的自酿果酒——然后微笑着看着他不情愿但是慢慢地喝下去。Elrond知道Thranduil喜欢红酒,甘宁浓郁的涩味和繁复的木桶香气调和而成的厚重饱和感,他甚至可以盲品出一支酒的年份和酒庄。但红酒不适合作为接下来主食的衔接,Thranduil需要的是味觉的重新归零,来享受一些更纤细的食材。

 

切片的黑色菌类和更精致的一些蘑菇簇拥镶嵌在烤得焦化、热腾腾的马苏里拉芝士上,下面包裹的是颗粒分明、青豆玉米混合的米饭。黑松露的特殊风味与芝士在烘烤之后的香气相得益彰,金黄和黑色的色彩对比很鲜明衬托食欲。可惜某人并不买账。

“我不要吃蘑菇,Elrond你真是个令人讨厌的素食主义者。”Thranduil抱怨着。

“饭里面我加了培根,尝一尝。”Elrond像劝服一个不爱吃蔬菜的孩子一样,劝服着他任性的情人。Thranduil顽固而徒劳地抵抗着,Elrond只好拿起自己的勺子从碟子里舀了一些混合着芝士和黑松露的焗饭亲自喂进Thranduil的嘴里。

抱怨很快就消失了。芝士包裹着预先烹调过的青豆和玉米粒松软适口,培根的味道很好地渗入米饭中,共同形成一种丰富又不喧宾夺主的底味。作为主角的黑松露的香气充斥在口腔内,轻微的麝香味让浓香的焗饭有那么点不正经的味道。

古希腊的雅典人以松露供奉爱神维纳斯,除了奉献珍馐的意味之外也有与性相关的暗示。

Thranduil拿不定Elrond是否也有这个意图,你没有办法在餐桌上质疑他关于料理的任何事,况且质疑一位大厨做菜的目的是否纯良实在是太不道德了。虽然Thranduil从来不拿世俗的道德当回事。“你没去米其林餐厅当主厨太可惜了,”Thranduil只能把心里不纯洁的想法换作一句轻飘飘地赞叹。Elrond似乎读出了他的内心而没有忍住笑意,口中还是说着无关的:“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个而怂恿理事会开除我的教职。”Thranduil可是大学的赞助人之一。

看到Thranduil低头主动拿起勺子对付起那盘黑松露培根焗饭,Elrond知道这是他的又一次胜利。于是他收回自己自己的勺子,没有直接开始吃,而是先吃掉了上面Thranduil漏掉的一粒米饭。

对面的那位勺子停了停,佯装无事地继续吃了起来。

 

饭后甜点是焦糖苹果慕斯,其实这时候两个人都有七八分饱了,或许还有一些微醺,Thranduil趁着Elrond去冰箱拿冰镇着的慕斯的时候开了一瓶有年头的红酒。但是谁能拒绝泛着微微凉意,有着清新苹果香又入口即化的慕斯呢?何况Elrond做了漂亮的焦糖装饰,金灿灿的糖片分别拼出Thran和El两个缩写插在滑软的慕斯表层标出了蛋糕的所属。

Thranduil迅速地将两人面前的慕斯蛋糕换了换,用蛋糕叉挑起了那个龙飞凤舞的“El”一口咬下。焦糖猝然破裂的声音在安静中响得分明,纯粹的甜味在口腔中扩散,Thranduil一边用牙齿咀嚼着脆弱的糖片一边笑得挑衅地打量着Elrond的表情。

Elrond不以为意,也挑起了他那块慕斯蛋糕上的焦糖装饰。他从末尾那一端开始吃,并不咬碎,而是送入口中之后轻抿,等待薄脆的焦糖融化。糖片在他唇齿间融化还原成甜腻的金色糖浆,再被他慢慢的吞咽下去。Thranduil没法阻止自己盯着Elrond沾着糖浆的嘴唇和因吞咽而耸动的喉结,他把动作做得暧昧又明目张胆,就好像他吃的不是一片写有Thranduil名字的焦糖而吞咽的是他本人一样。

他只能低下头假装对自己那块焦糖慕斯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大口大口吃起来。

事实上它尝起来真的不错,Thranduil吃了两口就快被青苹果的甜香和淡奶油营造的松软滑腻转移注意力了,然而今晚有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对面的椅子动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声音,Thranduil下意识地抬起头来,Elrond的手指已经到了唇边,把沾在他因为吃得太匆忙而沾在唇角的一点奶油慕斯抹去,低沉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不用吃得这么着急,我们有很多时间。”

Thranduil想同平常一样用些刻薄的话反驳,但是看到Elrond将拇指上沾着的那一点带着苹果淡绿的慕斯送进嘴里舔舐的时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只在意两片薄唇间吮吸的手指和隐约化开的慕斯被舌尖翻搅的样子。

 

“吃完你的蛋糕,Thran.接下来还有别的。”




食·色(上)完

(反正作者只是想深夜发吃而已啦><

评论(7)
热度(144)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