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二(下)

第二章完。发糖糖糖糖。


第二章前文: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二(上)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二(中)


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

编年史断章


二·承(下)


“Elrond,我有话跟你说。”

两日后的傍晚Thranduil找到了Elrond,把他从诺多的营地里不由分说地“借”回了自己的帐篷。黑发的精灵被带走的时候苦恼地表示自己还有命令在身,Thranduil理直气壮地表示他已经同Gil-Galad取得了许可。Elrond一边为Thranduil竟然还会事先通知自己的长官而惊讶,一边觉得自己好像被至高王打包卖了。

那个时候他还没意识到,拽着他手腕气势汹汹地拨开人群往帐篷走的青年,内心的波涛汹涌。

 

Thranduil很紧张。他觉得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都未曾这么紧张过。他把对方带到了自己的营帐,Elrond已经坐下了,平静而温和地打量着帐内的陈设,深灰的眼睛沉静得如同一方无懈可击的瀚海。Thranduil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从没尝试过对任何人直接表达好感——他要怎么做,对他说,我喜欢你?他想了想那个场景,就觉得羞耻得想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我们为什么不喝点酒呢?Thranduil,我知道你这儿有一些。”比他自己更快察觉那份无措和尴尬的是Elrond,他善解人意地先打破了沉默。Thranduil总算给自己找了点事儿做,从箱子里取出了一瓶珍藏的好酒给Elrond和自己都倒了一杯。喝第一口时他匆匆忙忙地,几乎没有在意味道,但浆果酿造的馥郁自主地唤醒了味觉和对幽深密林的回忆,像在一片迷茫中出现了熟悉的凭依。他慢慢冷静下来,觉得那个被陌生状况吓跑的自己回到了身体里。

Elrond没有急于询问发生了什么,他察觉了Thranduil的紧张,决定把平静对方的心绪作为第一要务。他赞美了酒的甘美,谈论起瑞文戴尔的酿造工艺和巨绿林的不同来。他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将渊博的知识编织成优美简洁的句子,将那些关于收获、发酵、储藏美酒的故事讲得生动有趣。Thranduil侧耳倾听着,注意那沉稳的声线多过于描述的内容,有几秒钟甚至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跃入他的脑中:Gil-Galad是不是因为Elrond的这幅好嗓子,才让他担任传令官的?

Elrond注视着他的朋友,欣慰地看到他逐渐平静下来。他把话题从酒自然地引到两地不同的风物上,描述最后的庇护所四季如春的风景,那些常绿的落叶灌木是如何在细风中沙沙作响,开出米白的小花又结出殷红的浆果,流水潺潺的溪与河从山上倾泻而下化作银白的瀑布妆点匠人们精心设计的屋宇,在阳光下闪耀如同缀满星辰与宝石。他邀请Thranduil在战争结束后到瑞文戴尔一聚,两位精灵碰杯为誓,Thranduil不经意间露出的期待令他对未来从未如此希冀。

他们再次沉默下来,而这一次是宁静而舒适的沉默。

 

酒杯中的酒很快喝完了,Thranduil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酒瓶。他和Elrond的手碰到了一起,Elrond显然也是想要为他倒酒。Thranduil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指,马上意识到自己碰到的并不是对方的皮肤,而是一块光滑宝石的表面。

“这就是它了。”他打量着Elrond戴在食指上的那个戒指,黄金打造的指环上镶嵌着一颗海蓝的宝石,闪烁着低调的光辉。那光泽不仅来自于宝石本身,更来自于戒指所包含的魔力。

那是风之戒维雅。

“是的。”Elrond拿起了酒瓶,给Thranduil斟酒。

“据说它有治愈的力量。”Thranduil看着那枚戒指随着Elrond的动作反射的柔光,有些意外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它的光辉,或许是因为戒指和他的主人一样,都太过低调了。

“是的,治愈还有守护。”Elrond点头,将手递给Thranduil让他能更近距离地打量,后者迟疑了一下,握住了他的指尖,“但我们尽量避免使用它,我们避免使用精灵三戒,以免它受到索伦手上魔戒的影响。所以你现在看到的,也就是一枚漂亮的装饰戒指。”

“这可是我见过最贵重的装饰戒指了。”Thranduil用拇指轻抚蓝宝石光滑的表面,嘟囔了一句。

他们俩都大笑起来。

 

现在正是时候。Thranduil看着Elrond脸上柔和的笑意,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最好的时机。他握紧Elrond的手,拉着他走出营帐。在他们喝酒闲谈的时候,外面已经从金红的黄昏转换成了幽暗的夜晚。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夜,或许是他们进入魔多之前,能看到的最后一个夜空。

星星都升了起来,点缀着天幕。它们的数量如此众多,让原本漆黑的天空都透出了一种隐约的深邃蓝色。明亮的星闪烁着、彼此呼应着,编织成一首无声却宏大的华章,响彻天际。没有一个精灵不会陶醉于这绚烂的自然之美,即使最残酷的战争也不能夺取精灵们对回荡在天地间的缄默之诗的迷恋。

他们一起看着布满繁星的天穹,惊叹着。Thranduil偏头看着Elrond,看着无数星光恰如其分地落在这位与星辰天穹同名的诺多精灵身上。

“Elrond.”

“我在。”

“我在说天空。”

Elrond勾起了唇角,接着感到Thranduil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拉过去。冰凉的嘴唇覆盖在了他的嘴唇上。他惊讶了一下,但又很快镇静下来。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为什么Thranduil会那么焦虑不安,那个笨拙的邀请和营帐中尴尬的沉默都意味着什么。喜悦涌了上来,之前误认为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忍耐变成了对方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而带来的欢欣。他感觉到亲吻着他的精灵绷紧了身体,Thranduil孤注一掷的吻和竭力隐藏的紧张立时击中了他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他搂住Thranduil,回吻他,感受唇瓣上传来的狂喜。他们被酒液润湿的嘴唇碰触在一起,从冰冷逐渐变得火烫。混合着果香的酒甜在他们的吐息间,让人醺醺欲醉。

很快这就不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了,Thranduil首先咬了Elrond的下唇,Elrond立刻咬了回来并趁机将两人的舌头缠在了一起。他们像幼兽一样笨拙而热情地互相撕咬着接吻,以不知道谁撞到了谁的牙齿告终。

Thranduil和Elrond气喘吁吁地盯着对方好像刚才是打了架而不是亲吻,然后在安静的喘息声中两人抵着对方的额头,不约而同地笑了。

像两个偷吃了蜜糖的孩子一样。

 

一切似乎都已经不必再用言语解释。

 

他们在篝火边坐下了,还靠在一起,继续聊天。现在说话的几乎都是Thranduil了。他讲述着自己幼时在密林中的冒险,Oropher发现王子又私自跑出去后的大怒和焦急。他在林间穿行时所听到的古老巨木们哼唱的传奇故事,那些成群在叶被下寻觅食物的鹿们与他的友谊。他喋喋不休,像是恨不得在一夜之间将自己数千年的人生与Elrond分享。Elrond发现他倾心的精灵在放下防备后性格活跃得如同每一个普通的精灵青年,在认识到这样一个新的Thranduil之后,他感到的是一种达成使命般的满足感。

他成为了那个能让这位孤独的王子敞开心扉的人,他可以尽情地欣赏、独占Thranduil不设防的微笑。

这一切是如此的奢侈……又如此的美好。

 

Elrond环着他的腰,手里握着Thranduil的一缕头发,将它们缠绕在指尖。雀跃不已的两位年轻人中稍微沉稳的那一个提醒另一个:“你父亲不会允许我们的。”

 

想起之前父亲对自己的劝说,Thranduil有些恶趣味地想到,这大概与Oropher预计的发展有所偏差。他已经可以预见Oropher知道一切时的错愕,估计还有意识到自己是这一切推动者之后的懊恼。但他会说服他的,就像之前他劝服了自己一样。

“他会的,”Thranduil将自己的头发从Elrond手中解救出来,把自己的手指和对方的扣在一起,语气中流露出无比的自信,“迟早有一天。”

 

----------------------------------------------------------------------------

Hot summer nights mid-July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仲夏夜茫,七月未央

你与我不羁放荡,不惧岁月漫长

疯狂的日子,城市的光芒

你伴我嬉戏,如童稚时光

----------------------------------------------------------------------------


tbc.

评论(11)
热度(51)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