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三(上)

拒绝上天台,拒绝谈人生。


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

编年史断章



三.转(上)

 

战事如势不可挡的洪流,将所有人推向无可回避的黑暗。军队集结,达哥拉平原上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所有的生物,连呼吸都似乎在被空气拒绝。Thranduil和Elrond不久后就分开了,Oropher带领着西尔凡们到了战场的另一侧,他们与诺多精灵的战阵远远相望。Gil-Galad和人类的领袖Elendil拟定着攻破魔多大门的战略,统帅大帐中的沙盘被无数次建立又推翻。Elrond见到至高王本人的次数也变少了,更多时候他看到的都是疲惫的Círdan从大帐中走出,带来一卷卷羊皮纸写满了字迹潦草的军令。

魔多黑门在一个雾霭沉沉的早晨开启。洞开的漆黑之门后,巴拉多要塞令人战栗的巨大震慑所有的生物,无数半兽人和被索伦的邪恶力量污染的生物汹涌而出,一瞬间就和人类与精灵的阵线撞在一起。弓箭如同乌云一般笼罩着双方的阵线,每一具尸体上都布满着对方弓兵洒下的箭矢。在暗无天日的魔多,Gil-Galad率领着诺多精灵们战斗在第一线,手中的神矛伊洛斯闪耀着雪亮的光辉,指引着战士们攻击敌人薄弱的防御,撕裂漫长阵线上脆弱的环节。他就像漆黑之中最为耀眼的星,长枪横扫之处,就是光明君临之地。

然而索伦的诡计和恶毒让战斗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泥潭,他狡猾地利用地形分割了集结在一起的大部队,切断相互间的联系,人类与精灵被孤立,成建制的队伍被拆解,他们不得不陷入以少敌多的战斗中。Elrond曾看到,数十个衣衫褴褛拿着粗劣兵器的半兽人是怎样围攻一个人类士兵,怎样夺下他的武器,在他的惨呼中用牙齿和利爪将他肢解。他们脚下的泥土早已经被鲜血浸透,踩上就会陷入大半个脚印,带起暗红的泥泞。

在令万物窒息的厮杀中,战报上的死亡数字已经让人麻木。Elrond肩负着传令官的职责,宣读那些令人心碎的消息。这些军报从战场各处而来,因为过于漫长的战线和索伦的分割战略,有些战报在传递到诺多王手中时,已经沾满了的鲜血。Elrond忠诚地执行着一切,却每次展开那些残破的羊皮纸时都有一种恐惧,害怕在上面看到Thranduil的名字。

出现在战报上的,永远都是死者的姓名。

 

第一次全面进攻持续了九个月。没有人事先预料到战争会持续如此之久。双方的损失都积累到了一个可怖的数字,联盟一方又以人类的损失最为巨大。Elendil无法忍受巨大的伤亡,与他的儿子Isildur一起带领着队伍从右翼冲杀。也许维拉是眷顾着这些英勇无畏的次生子的,他们选对了道路,势如破竹地向巴拉多挺进。Gil-Galad立刻派军支援,所有人都期待着僵局的打破。

然而命运似乎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索伦几乎是与联盟同一时间发现他们的弱点的。当Elendil和Gil-Galad清缴了最大的一个半兽人要塞,成功会师在一片极适宜建立指挥所的平坦山崖时,索伦的军队攻破了他们苦苦支撑,疲惫不堪的西侧战线。

前来告急的精灵战士满脸血污,Elrond发现那被鲜血和污浊浸染的长发原本的红褐色时感到心脏猛地抽搐起来。

“西、西线告急,索伦集结了大军突破我们的战线。我们的王……辛达王已经战死——!”

所有人因为难得的突破而欣喜的表情都僵死在脸上,Gil-Galad死死盯着狼狈的西尔凡精灵,握着长枪的手指骨节都已发白。

“现在我们失去了指挥,还在苦苦抵抗,但是已经坚持不了太久,敌人、敌人实在太多了!”

Elrond跟其他人一样震惊于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Gil-Galad浑厚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如同翻滚在天空的滚滚雷声:“Thranduil呢?!”

辛达王陨落的消息对于每一位精灵而言都是不可置信的噩耗,诺多至高王却第一时间压下了震惊,直叩当下最为紧急的问题——Oropher死后,Thranduil是西尔凡军队的领导者,是巨绿林唯一的继承人,只有他的名字才能号令辛达王的军队,他的存活是西尔凡们在这场无尽战斗中最后的支撑。他必须活着。他必须活下来!

“王子……王子殿下在辛达王陨落之时,脱出了队伍,一人杀入了敌阵——”

“去把他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带回来!”

Elrond看到Gil-Galad眼中的坚决,带兵策马而去。

 

Elrond不知道自己怎样穿过了漫长的战线,到达地狱一般的西线战场。极度的震惊和恐慌让外在环境的刺激变得微不足道,突破了情绪的界点之后,优秀的诺多精灵被绝对的冷静统治。杀意以冰冷的方式燃烧,在冰点沸腾。手中的长剑不断刺向一个个半兽人的头颅,他和率领的战士们不做任何停留,在残存的西尔凡指引下寻找被愤怒淹没的王子。

他在一片山崖上发现了Thranduil和他的残部。他被半兽人包围着,暗银的战袍残破不堪,破裂的地方显露出被武器所伤的血痕。他握着双剑傲然坚持的模样让Elrond哀叹,更让人痛苦的是年轻辛达眼中杀意,那双曾是阳光下冰面般璀璨的湛蓝眼眸此刻喧嚣着混沌,如同暴风雨中汹涌无情的漩涡之海。

他没有战胜愤怒与悲哀,Oropher的死让年轻的王子崩溃了。此刻统治他的,是纯粹的复仇之怒和毫无理性的杀戮之欲。这一刻,Elrond痛苦地意识到,Thranduil将再也无法如九个月前一样,和他在战争的间隙中谈笑着展望未来。死亡的阴影将会伴随他漫长的生命,父辈留下的责任会成为他永恒的宝藏与枷锁。

Elrond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他助自己所爱的人走出混沌,承担起自己的职责。

 

随着一声令下,前来支援的诺多们开始清缴围攻的半兽人。两位精灵沉默地对视着,对响彻身边的厮杀视若无睹。Elrond设想过无数他们再会时的场景,却没有想过是如此。有一个瞬间,他觉得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翻身下马,冲到Thranduil的身边,拥住他,放任Thranduil在怀中因亲人的死而崩溃。这是最能抚慰他的方法,却不是适合一位即将担任起领袖之责的年轻精灵的选择。Elrond捏紧了缰绳,用铁血的声音称他的名:“Thranduil,你不再是王子了。你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之中了。”

Elrond看着手持双剑的青年眼中猛地窜起的怒火,又看着那烧灼的火焰一点点转为悲哀的微蓝哀明。他说不清此刻的内心是同情抑或悲哀,就像那盛怒和悲恸混合的烈焰也同样烧灼着他的心肺。他压下那些滋长的情感,用宁静如水的理智将它们浇灭,暂时让它们化作黑烬死灰。

“战争还未结束,你的士兵们还在喋血。Oropher王和西尔凡的牺牲,你难道任之毁于一旦吗?!”

“——!”Thranduil想要反驳,但Elrond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黑发的传令官曾轻柔抚慰他的声线冰冷地陈述着,如同利刃一般剔除那些驻留在心中的情感。

“收起这不成熟的自暴自弃,重整你的军队,回到大部队中。”笼罩Thranduil的愤怒火焰正在渐渐熄灭,寒意侵袭,像是冰封。Elrond知道自己正是用无情的理智封冻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但是他必须继续,必须让Thranduil走向冰冷残酷的现实。

 

“Oropher王的战死,不需要你的殉葬。”

 

他看着Thranduil握着双剑的手猛地攒紧。好似下一刻,那沾满半兽人鲜血的剑就要挥来,刺穿他的心肺。但Thranduil没有这么做,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呼吸,再次睁开眼时,里面已经是令人心悸的冰蓝。

他冷静了下来。

“不要命令我,Elrond.”金发的辛达带领着被围困的精灵们走下山崖,从援军开拓的道路而下,踏过半兽人的尸体,从骑着马的Elrond身边走过,没有停下脚步,“——你无权命令我。”

西尔凡们跟在他的身后,肃然而行。随着一声声辛达语的命令响彻战场,残存的密林精灵们有序地撤离败局已定的战场。乌云蔽日的天空下,如同哀歌在沉默中演进。

Elrond看着Thranduil离去的背影,那战袍残损的身影,前所未有的威严。他知道,那位与他在繁星下彻夜相谈的王子已经渐行渐远,一位冷酷而坚韧的王就要诞生。

他告诉自己,此刻欣慰应该多于眷恋。


tbc.

评论(8)
热度(43)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