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四(上)

第四章上。迈入结局ing,大概还有两更。


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

 编年史断章


四.合(上)

 

一颗星的陨落,常是另一颗星暗淡的预兆。

Elrond意识到长官那句比Thranduil做得更好的要求,确指为何事时,那颗明亮的星辰已经永远消失于天穹。

从达格拉平原之战到巴拉多之围,从安杜因河畔到末日火山,七年时间,他们以三位王的陨落和数万的牺牲换来了暂时的和平。Gil-Galad关于自己身死的预见,在末日火山得到了印证。就如同历史所传颂的那样,Gil-Galad和Elendil先后在这场最终的决战中离开世间,人类之子亲手终结了索伦的野心。

——却没有终结中洲大地上盘旋不去的黑暗阴影。

 

Isidur选择保留至尊魔戒的一刻,Thranduil对人类的贪婪彻底失望,Elrond则已经看到了噩梦重临的不祥阴影。精灵们目睹着人类的皇帝凯旋离去,那枚黄金打造的戒指寸步不离Isidur的视线。

Thranduil为此与Elrond爆发了多年之后的第一次争吵。几年后的辛达王已经成熟冷静得令人恐惧,这样的失态在之前和之后的数千年都再也没有发生。两位事实上已经成为盟军指挥官的精灵在失去了主人的统帅大帐里争执,相互咆哮的声音令外面为撤军而整备的士兵们都胆寒。

“你应该在末日火山他拒绝交出魔戒的时候就杀了他,Elrond.”

“那我们就会换来一场新的战争。”

“不,我们得到是永恒的和平。”

他们互不相让地瞪视,漫长的战争磨砺了他们,即使普通的对视也仿佛饱含杀意。最后率先移开目光的是Elrond,他已经被诺多王死讯带来的哀痛折磨得无力进行一场声嘶力竭的争辩了。

“Thranduil,我们已经负担不起又一场无休止的战斗了。”他疲惫地说着,绕开还在怒火中的Thranduil,将帐内Gil-Galad的东西缓慢而仔细地收起,一只杯子,一把拆信刀,所有的东西俱已成为遗物。当他将桌上的羽毛笔收起放在盒子里,转而整理那些散乱的纸页时,他意识到Thranduil已经许久没有说话。

金发的辛达王沉默地看着他的动作,Elrond猛地意识到,不过几年之前,眼前的精灵也在类似的情况下做过同样的事情。Thranduil苍蓝的眸底有些不可描绘的情绪闪过,他再次开口时,声音已经低哑。

“在这时候放弃,你的长官会甘心么?”

Elrond的手停在其中一页写着两个月前战况的羊皮纸上方,他有些惊讶于Thranduil会试图提到Gil-Galad来说服他——而事实上,他成功的让他有一瞬间的动摇。Thranduil继承王位后,收拢了剩下的密林军队,他们只剩下了原来的三分之一。Thranduil加强了自己的军队和联盟军队的联系,队伍依旧孤立于盟军之外。Elrond和他再也没有过公事之外的交谈,战事的频繁和身份带来的骤变让推心置腹已成为仅残留在梦境中短暂的昔日幻影。但是他们了解对方,不仅是对对方的战略意图和性格的把握,那些更为私人的、各自视为珍贵的东西,也都如数家珍。Elrond从不去想这在战争中凝聚的了解和信任下深藏的动因,而将之全部归咎于朝夕相处后必然的熟稔。

即使此刻他看进Thranduil的眼睛时,清晰的知道那都是蒙蔽自己的谎言。

“他会跟我作出一样的选择。”Elrond拿起那张纸,想着诺多至高王对麾下精灵们的重视和关切,将那片纸揉碎。

“你们这些诺多。”Thranduil叹息了一声,放弃了这场注定不会有结果的争执。他得知Isidur带走魔戒的时候几乎打算带兵杀入人类凯旋的队伍亲自取下那个愚蠢皇帝的首级,但Elrond阻止了他,就像此刻一样。他不相信Elrond会不愤怒,不失望,但他总能根据他那套得失利弊的法则作出最合理的抉择。这就是诺多的生存方式,不,这就是Elrond特有的生存方式。

那些不再被需要的战报被Elrond放回了桌上。他走了过来,轻柔地将左手放在Thranduil肩上。一股清澈如风的力量从那儿扩散开去,涌入他的身体,平息着焦躁和怒气。那大概是维雅戒指的力量,又或者是持戒者温和本性的传达。战争结束后Elrond没有再披着那一身沉重的铠甲,而总是穿着一件深褐色的袍子,将领扣都系到最顶。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医者而不是一个战士。Thranduil在索伦被除去后最初那几天总是有机会看着他在精灵间穿行,他开始使用那枚戒指的力量,娴熟地治愈他人,就像他天生就知道如何使用那份空气之力。

Elrond没有移开他的手,大概是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过这样的身体接触,就只是这一个动作Thranduil都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和自己心中不知道是推开对方的冲动还是久违的眷恋斗争。

 “你不用选择相信诺多,Thranduil,”Elrond的声音和他手上风之戒的力量一样,如同安杜因河涌向大海的波涛,柔缓却有力,“你只需要相信我,我从未欺骗你。”

 

Thranduil当然相信他。

他们之间可以称之为倾慕或是爱恋的感情虽已中断,在信任却留存了下来,并逐渐凝聚如不可摧毁的宝石。Thranduil记得那些将他从Oropher的死讯中带出来的残酷话语,才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用那些不近人情的句子警醒自己,同时暗恨着将事实毫无遮掩地丢到他面前的Elrond。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愤怒和恨意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理解转化而来的感激——在加冕之日,盛怒的余火中,他就已经清醒的意识到了Elrond的苦心。当然,Thranduil不会将这些告诉Elrond。他们不再谈及这些可能会触及内心的事情,不再跨越自己设下的界限。他们的友谊不是通过互诉衷肠来维持的,Thranduil或是Elrond,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是,或者不再是随意表露心绪的精灵了。

“战争还会再来的。”Thranduil轻声说。

“是的,战争会再来,”Elrond没有否认,他收回了手,镶嵌海蓝宝石的戒指在他食指上泛着光辉,“但那也会是很久以后了。罹难者的亲眷会被时间治愈,新的希望会带领我们走向胜利,就像我们曾做到的那样。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子辈,自会携起手来,为正义而战。”

Elrond叙述这一切的时候,就像一位全知全能的先知般笃信。

 

“这是一个预言么,瑞文戴尔的领主?”

“这是一个约定,巨绿林的王。”

 

Thranduil在Elrond的眼睛里发现了他最初为之动容的坚韧和温柔。他接受了这个约定,露出了漫长的七年战争后第一抹微笑。

 

“我们必须去看看士兵们收拾得怎么样了,我希望两天之内我们就能启程回家。”

回家,一个多么具有诱惑力的词。从已经被鲜血浸透的魔多回到那久违的,飘散着树木和泥土芳香的森林和溪涧叮咚而四季丰饶的幽谷。Thranduil和Elrond走出帐篷看着所有在夕阳灿烂的金辉中为回家而忙碌的精灵们疲惫脸上带着的笑意时,都不由被那份期待感染。

付出了高昂代价后的结局,虽然并未十全十美,但生命永恒的精灵们都知道,这世上从来难有全美之事。伊露维塔的首生子女不惧死亡,同时亦更为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

Thranduil骑上他的坐骑,那只在战争之初还只顶着一对幼嫩犄角的鹿经历了血的洗礼,已经长出了一对颇有威严的长角,它还会继续成长,直到威风凛凛能够衬得上它的主人。辛达王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和Elrond站在一起,看着精灵们收拾行装,在和煦的暮光之中,像是注视一个时代乐章结束时的尾声片段。

“这是最后了,数百年数千年后,就算战争再一次席卷,也没有谁会记得绿巨林所流的血,传说只会记录一个精灵与人类的同盟,一位人类王子斩下恶魔手中戒指的伟业——就算他接下来就步上了敌人的后尘。我们在这场战役中经历了什么,牺牲了什么,没有谁会记得。”Thranduil低叹着,“我们都只是微不足道的配角,会消失于史书的夹缝中。”

Elrond走的近了一些,抚摸大角鹿的头,几年以来,他已经摸透了这匹和他主人一样高傲的鹿的脾性。他轻抚那柔软的皮毛,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回应Thranduil的感慨。

“我会记得。”

 

即使再经历无数个千年。

也会记得。


tbc.

评论(9)
热度(55)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