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四(下)/尾声

FOC全文完。结尾得比预计的快有点出乎预料,以为有两更的结果一更就搞定了。但我觉得停在这里就足够了,姗姗来迟和点到即止或许更美好。


给大家做一个全文电梯:

序/一(上)  一(下)  二(上)  二(中)  二(下)

三(上)  三(下) 四(上)  四(下)/尾声

 

Fragment of the Chronicle

 编年史断章


四.合(下)


Thranduil的军队与Elrond的队伍在安都因河分开,回到绿树环抱的山林。他们分别的地方离当年接头时的平缓流域不远。那天晚上Elrond独自重走那一片铺着卵石的河岸。曾经战斗的痕迹早已不见踪影,河川与森林都静谧无声,仿佛从来未被战火侵扰。

哪怕精灵也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曾经的记忆就如同流逝的河水一样终难再续。

他有些好笑地想起那些人类间流传的关于爱情的言论,诸如“初恋最使人难忘”之类的恶俗断言曾让他汗颜不已,而今,当他想起这些论断时,却忍不住要承认这些生命短暂的人们虽然没有使用隽永的辞藻,却有大胆而真挚的感情。这使他想起了贝伦与露西安之歌。

虽然他被Maglor抚养长大,却从未被隐瞒自己的身世。他熟知Lúthien的故事,并比旁人对那首流传甚广的歌谣更多一分来自血缘亲切。当他初次吟唱那悠扬的曲律的时候,还从未体察过歌谣中描绘的感情,而现在那曲调已不再只是单纯的音乐。

Elrond沿着河流慢慢行进,低低哼唱着零碎的片段。

黑发的精灵在夜色中漫步,星辰闪耀在发间。山毛榉的落叶在脚边起舞,铁杉的松针簌簌响着低声。他们在草长莺飞的夏日不期而遇,交织出穿越时光的恋歌。

他们历经孤单与厄运,命运的分离和死亡的阴影。

而今相恋的人,早已离开,只有森林为他们低低呜咽。

琐碎的歌谣破碎成一个个音符,在无人知晓的深夜,飘向幽静的河岸那边。葱郁的密林安静地倾听,并不曾回应。

 

后来。

回到瑞文戴尔的Elrond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林顿的居民们失去了诺多的至高王后纷纷西渡,剩下的有许多亦迁居到了精灵最后的庇护所。金色森林的Lady Galadriel和她的丈夫时常过来走动,在某一次宴会上,Elrond与妻子Celebrian相识。

之后Elrond与Celebrian的婚礼,巨绿林的辛达王没有参加。而Thranduil迎娶妻子的盛大日子,林谷携礼而来的只有领主最为忠诚的管家。精灵间传言诺多智慧贤明的领主和密林的王有着仇怨,致使他们从不相见。关于当年战争的往事成了吟游诗人的歌词,又终于被传言隐没。

然后又是千年。

Celebrian西渡的日子一双幼子已经成人,Arwen牵着妈妈的手强忍离别的泪水。继承了母亲却又更为秀美的Celebrian直视丈夫的双眼,感激他与她相伴的日子,又留下一句让孩子们茫然的道别:

“愿你幸福。”

Elrond才发现自己封存在心底最深处的,连自己都发誓不在触碰的秘密竟不知何时已被善解人意的妻子察觉,一瞬间不知如何言语,深谙感情真谛的女性却给予他不曾奢求过的祝福。

末日火山之战的两千多年后他才开始敢于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碰触那些夹杂在铁锈与血腥气里的散碎回忆,心惊胆战地将它们重新划归回年少爱情的分野。他意识到它们是怎样在数千年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两棵苍木的根系在漫长的时光无声地相触,在不曾言说的缄默中缠绕,汲取来自对方的养分,从自己年复一年飘落的枯叶那蔓延的叶脉里读到另一棵树的痕迹。

那些飘散在密林中的馥郁香气,有着远方谷地秋日硕果的香,其间的缘由,无人知晓。

 

再后来。

精灵不会老去,岁月不会改换他们的容貌,心却依旧会随着日夜更迭而苍老。Elrond有时会自嘲或许是因为半精灵的血统,那些随时光流转而来的沧桑之感总是更容易让他疲惫。他有些庆幸瑞文戴尔因为维雅的力量而从未有过冬夏交割,让他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伤春悲秋。而与此同时不知不觉间巨绿林已经改换了名字。

另一件让他无法避免地感受时间之力的事,则是孩子们的长大。Elrohir和Elladan经过了他们最可爱的年纪后活泼得让他有些头疼,好在生活在Galadriel身边的Arwen出落得亭亭玉立并保持了那份娴静恬淡。在某个夏天从密林而来的使者里多了一位浅金发色的少年,Elrond从他的五官中恍惚看到Thranduil的轮廓。

名叫Legolas的密林王子后来成了瑞文戴尔的常客。双子与他的箭术比试几乎成了每次使者来访时的必备环节。某一日闹得满头大汗的孩子们回到餐桌边,在Lindir的责备目光的注视下安静下来吃饭的时候,Legolas谈起了他的父亲,年轻的精灵目光中带着雀跃问,林谷之主与自己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是否也和他一样,时常在密林和林谷之间穿梭往来。

“我年轻的时候从未去过密林,”Elrond轻轻摇头,“当我第一次拜访密林的时候,你的父亲已经带着那顶点缀着红枫的王冠很多年了。”

Legolas有些惊讶:“我以为您和我的父亲是朋友,毕竟他时常会谈起您。”

Elrond为那个“时常”而露出了微笑,他用低沉而柔和的声音肯定了年轻王子的这个猜想。

“我们的确是朋友。”

 

之后发生了一件大事,随着Isidur身死而销声匿迹的魔戒重现于世。索伦和他的戒灵们再次卷土重来。年轻人组成的队伍走上了去往末日火山的路,队伍组成里唯一的老面孔是烟瘾再也戒不掉的Gandalf。Elrond送小伙子们离开瑞文戴尔的时候只想感叹年轻真好,转手Lindir就呈上来一封声色俱厉的信,字体犀利舒展写着的外交辞令换成一句话就是你敢让我儿子去参加什么劳什子的护戒队咱们就走着瞧。

Elrond只能望着连人影都没有了的瑞文戴尔入口笑着叹气。

接下来的故事整个中洲都知道了。

 

Aragorn和与Arwen结婚的那一天,Elrond开始重新整理精灵历史。

在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放下精灵史转而去写自己的日记时都必须提醒自己,改掉不慎写错的日期。

 

---------------------------------------------------------------------------

I've seen the world, lit it up as my stage now

Channeling angels in the new age now

 

垂目人间,舞台聚光,我曾为主角

时光流转,如今已是

新的纪元

---------------------------------------------------------------------------

 

 

尾声.

 

精灵史的重新编纂经历了两个百年。当Elrond完成这件事的时候,瑞文戴尔的精灵已经离去了大半。当年精灵最后的庇护所已经渐渐衰落,就像曾经的林顿一样。那些守护着林谷的卫士们也相继离去——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需要守护之物。只有忠心的Lindir一直打理着瑞文戴尔的事务,不过可以打理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了,Elrond提醒自己要找一个恰当的机会给这位管家提起让他率先前往维林诺。

他找到Lindir的那天没有将这个建议说出口,尽职尽责的总管当时正拿一封信给他,火漆的纹样显示信件来自密林。揭开蜡封读到的是Legolas不日将要西渡的消息,密林王请求瑞文戴尔的领主在王子行经时给予必要的照应。Elrond怀着微渺的期待将信翻来覆去地看,最终也未得到一点Thranduil将要一同前往的消息。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着什么。

 

三日后Legolas抵达了瑞文戴尔,他率领着一队西尔凡精灵将前往灰港。年轻的王子现在已经成熟了许多,Elrond只能从他偶尔的微笑中读到曾经青涩少年的残像。

“Elladan和Elrohir会很高兴见到你的。”Elrond的那对双子已经早于他前往维林诺。

“希望我们不需要在阿门洲还要比试箭术。”Legolas微笑起来,表示了赞同,“……我和我的族人会在瑞文戴尔稍作修整,明早再出发前往灰港。Gimli在那里等着我们。”

“Gimli,”Elrond有些惊讶,“那个勇敢的矮人国王?”

“是的。”Legolas的笑容更灿烂了,这让他看上去越发像从前那个无所畏惧的少年,“他获准与我们一同前往维林诺。”

“真令人惊讶。”Elrond被他的笑容感染,也微笑起来,“不过,凡事总会有例外。这很好。”

Legolas点头。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Elrond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他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你的父亲……”

Legolas好像一直在等他提到Thranduil。

“他不愿意离开。”Legolas说。

Elrond低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Lord Elrond,我想,他只是缺少一些鼓励。”Legolas抬眼看着天空,装作他说出的一切都是无心之语,“他现在是没有臣民的王啦,我身后是我们最后一批族人。他总不能守着一堆宝石过日子,我甚至怀疑他会不会自己做饭……的确,他是个倔强的精灵,但是总会有人能说动他的。

“就像您刚才说的那样,凡事都有例外。您应该试试,不是么?”

说道最后时,Legolas收回了目光,看向伟大的智者。Elrond发现他眼中的光彩期待而信任,突然意识到,这位辛达的王子或许也早已发现了父辈们的秘密。或许明白的不只是他,还有其他的许多精灵。当扬帆而去的精灵越来越多,那些隐藏的心绪便越来越暴露。曾经葱郁的森林只剩下两棵树在坚守,光裸的地面上人们惊奇地发现遥望的巨木庞大根系竟相互交织缠绕,早已不分彼此。

Elrond将视线移向远方,现在正是七月中旬。如他们初遇的时候那般,晴空蔚色,满目艳阳。鸟儿舒展着双翼,从瑞文戴尔四季常绿的林木间穿过,飞向辽阔的大森林。那边,山毛榉和橡树深沉而苍翠,隐藏着一个曾经的王国和一位孤独的王。

 

“I will.”

Elrond望着远处的森林,轻声说。

他知道Círdan的白船还在等,等待精灵之戒的持有者登船起航。他终会走出那一步,去追寻失之交臂的所爱,乘上那条船,和他一同告别属于精灵的时代。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青春不再

你是否还会爱我如初

直到地久天长

---------------------------------------------------------------------------


FIN.


Free talk时间:

感谢所有帮我挑Bug的太太。感谢每天都吐槽给我带来动力的P头士。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你。
作者作为一个没读过宝钻没正经研究过设定的不专业粉,写这篇文的时候每天都在担忧自己有没有不自觉地写了严重Bug(小bug已经无暇去管了…)。
另外作者写的时候发现自己难以抑制对星星大王汹涌澎湃的苏。拼命克制着没歪到GE。很遗憾星星大王和O爹都给我写死了(虽然我不怎么敢往上面着墨)。
这只是一个个人YY版的最后同盟故事,我知道这一定不是最美好的版本。不够Romantic也不够Dramatic,非常按部就班的沿着故事线进行,而且事实上为了偷懒不拖成大长篇,也是跳过了很多剧情。尽管如此还是拖到了三万字……而且里面藏了很多奇怪的小脑洞,比如两棵树的比喻其实反复出现了多次贯穿始终,露西安之歌的地方试图写成Metaphor,还有各种前后小呼应之类的。如果有人能注意到我会很开心(当然单纯地享受这个故事也足够了!)
我想讲一个老派一点的,关于成长与坚持的故事。当然不是说爱情不重要了,爱情和死亡永远是一切艺术作品的最终主题(虽然那种伟大的程度只能仰望…),而且我也非常非常喜欢领主和大王,希望他们能有甜甜蜜蜜的爱情,但在FOC里他们首先是经历了一切又告别了一切,在故事画上句点的时候,才等到爱情终于(再次)到来。
but better late than never.
(作者的设想是,E和T终会一起西渡,一起过着一天三次或者一次三天的没羞没躁的生活。HE。就这样。不接受别的结局了,耶。)

让我们下一个脑洞再见。
评论(21)
热度(94)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