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The Hobbit】三对恋人和两次婚礼(下)

作者特别希望Tauriel和Kili能生一大堆的娃,不要问为什么。
今天也有语言梗。

前文:
【The Hobbit】三对恋人和两次婚礼(上)

【The Hobbit】三对恋人和两次婚礼(中)


三对恋人和两次婚礼(下)


婚礼最盛大的部分,就是宣誓和接吻。

——吗?

当然不是!最(掉)欢(节)乐(操)的永远是婚宴环节。当一盘盘烤得滋滋作响的烤鸡和羊腿被搬上桌,一桶桶美酒被推到桌边直接整桶打开,Bilbo发誓自己听到了矮人们有史以来最快乐的欢呼。

“呃……我们不用考虑素食主义者的想法吗?”Bilbo有点心虚地把目光投向站在宴会厅另一侧的精灵们。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Legolas一手一个鸡腿吃得比谁都开心。

“我印象里没有人茹素,”Gandalf端着一杯看不出原料的紫色果汁愉快地说,“连Lord Elrond也是要吃肉的……哎等等这是什么榨的,奇怪的味道。”

“紫甘蓝配芹菜,那是惩罚游戏的饮料Gandalf你别乱喝。”Bilbo在人群里寻找尊敬的瑞文戴尔领主的身影,发现对方正怡然自得地跟他的管家——呃,叫什么来着?对了,Lindir,分享一盘炸虾。

“可是我记得我们去林谷那会儿,他们只提供蔬菜。”

“因为Lord Elrond不希望矮人们在林谷多呆,他们总把所有的酒喝完,他还要留着招待Thranduil,噢后面这句你当做没听见——总之,你得承认这个法子是挺有用的,Dwalin走的时候发誓再也不留在那儿吃饭了。”Gandalf坚持着把那杯诡异的液体喝完,吐了吐他被蔬菜汁染成蓝紫色的舌头,“不过,那的确是我印象里在瑞文戴尔吃到的最难吃的几餐了。”

你到底在林谷蹭过多少回饭。Bilbo把这句吐槽放回肚子里,Elrond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们对视了一下,后者愉快地举着一只被炸得焦香酥脆的虾冲他晃了晃并颔首示意。

Bilbo觉得自己得在对Elrond的印象里加上腹黑这一条。

哪怕对方正对他露出普度众生般善良的微笑。

 

两位新郎在酒宴开始的一刻就被团团围住,Thorin被亲爱的妹妹Dis抓住要求爆料恋爱细节。他抱怨为什么她不先问问自己的儿子,就被Kili苦笑的脸上写着的“舅舅你觉得她还有什么细节不知道的吗”给堵住了话。

喝喝喝酒,讲讲讲故事。

Bilbo挤进人群的时候正好听到被扯着胡子的Thorin巨细无遗地描绘飞贼老爷带走那颗橡树种子回家种起来是多么的令人动容,就觉得自己被密林的蜘蛛啃了一口一样动也动不了。

超-害-羞。

没等他尬尴呢,大伙儿就抓住了他,问他最喜欢Thorin哪一点。

哪、哪一点?Bilbo被一大群矮人热情地盯着,觉得自己脸上一点点烫起来,他看了一眼Thorin,对方的眼神比所有人加起来都要期待十倍。他觉得自己嗓子干得要命,赶紧抓了杯什么大口灌下去,呛住了才意识到是烈酒。

酒壮怂人胆。Bilbo鼓起勇气说:“他唱孤山之歌……简直就是勾引。”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大家都举起了杯子,唱“find our long-forgotten gold”.

被遗忘的黄金已被寻回,远游他方的王终于回归。

 

比起Thorin和Bilbo的不幸(?)遭遇,Kili就幸运得多。他趁着自己老妈Dis盘问舅舅的档口溜出了人群,和自己的新婚妻子带着酒去了个没什么人来往的小天台。他想讲一些荤段子,好显得自己是一个“有经验的成熟男士”,但毫无意外的第n+1次的失败了。Tauriel想起当初把他关进监狱的时候的那个“胯下有什么”的失败调情,笑着看着现在已经是自己丈夫的矮人尬尴地摸着鼻子,猜想他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妻子虽然年轻,也只是精灵意义上的年轻,几百上千年早就够她知道所有的三俗笑话了。

“我有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Tauriel说。

“?”

“我们的孩子会不会长胡子?”

“唔……好问题。”Kili倒是真没想过,低头掰起了手指,“我们可以多要几个方便观察。先要一个男孩儿再要一个女孩儿,再要一对双胞胎儿子,再要一对双胞胎女儿……”

“Kili,”Tauriel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头疼,“这个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耿直朴实的矮人男青年非常真挚地握住她的手:“我会努力的!”

努力个什么啊——!

Tauriel发动了技能[投掷],把Kili丢回了宴会大厅。

维拉在上,希望没人看到她红透了的耳朵。

 

Kili就这么空降回了人群。

还好落地的Pose特别帅,秉承了他一贯的风格。他扫开被自己撞翻的空瓶子们,在大伙儿地欢呼中蹦下桌子,身边是一群喝得满面红光的矮人。Kili意识到似乎所有人都在讲“双桃组合”之类的东西,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和Dori三兄弟一起啃着羊肉笑得不亦乐乎的哥哥,问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的时候Fili拽了半只烤的冒油滋滋作响的羊腿递给他:“说你和你那位精灵老婆呗!”

“哈?”

“因为我们听到你偷偷叫她‘桃子’。”Nori抹了把嘴上的油。

“而Kili你的名字听起来发音挺像奇异的,奇异果那个奇异。”Ori温和地接了二哥一句。

“Bilbo告诉我们奇异果又叫作猕猴桃。”Dori点出问题的关键。

Fili一脸快乐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总结了这段话:“Tauriel是水蜜桃,你是猕猴桃,都是桃子,挺登对的。”

说着有人就给他上了一杯果汁。水蜜桃+猕猴桃混合口味。

 “况且你应该骄傲,”Fili大力拍了拍被大家奇怪的思维回路雷得不出话来的Kili,几乎把他拍得把脸埋进面前的羊腿肉里,“你会成为一只毛绒绒的猕猴桃的。”

毛绒绒的,这可是矮人骄傲的资本啊!

 

骄傲的毛绒绒之王·Thorin表示压力很大。他喝了不知道多少桶酒,划拳输了胡子上被编了至少三个可爱到爆棚的蝴蝶结(特邀编发担当:林谷总管·扎小辫儿技能满级·Lindir),然后老婆不知道哪里去了。

啊啊啊啊老婆没了——!!

喝醉了的Thorin爱妻属性爆发,四处找Bilbo。免不了经过每一桌都被人拉住又灌下不少酒。

寻妻之路漫漫。

 

被找的那位也不大好。善良温厚酒量不怎么样的Bilbo·Baggins在第三杯酒下肚的时候就有些微醺,第十三杯的时候基本上捋不直舌头了,第三十杯……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喝到三十杯。

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满心豪情,拯救了关爱单身青年的义务感和责任感。

“我第一次知道有人喝醉了会变得爱劝人结婚。”

“我也是。”

Bombur和Bifur目瞪口呆地听着Bilbo对他们讲了好一会儿恋爱结婚对身心的重要性,然后注目着他走向整个宴会厅里最安静的那一桌。来自瑞文戴尔和萝林的精灵们坐在那儿,简直像另一个世界。

“他是第一个靠近那个桌子的精灵之外的生物。”

“不,他不是。”

Gloin拎着自己儿子的后衣领路过,“我儿子刚才想偷偷摸一下萝林那位女士的头发。”

尚年幼的Gimli眼巴巴地看着Galadriel舒卷的金色长发,呜咽着暗自决心总有一天要求到一根珍藏。

 

总是关心着别人的Baggins老爷成功抵达位于宴会厅最右边的桌子,拉了拉某个黑发精灵的衣角,让对方俯身听自己耳语。

“那个……你、你和Thranduil……你们,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酒让他说话有些大舌头,但是他想知道这个问题很久了,瑞文戴尔的领主是一位善良和蔼的好精灵(就算他有些切开黑),他喜欢的对象——唔,虽然脾气不大好,其实也有一副好心肠。自从他得知这两位精灵是一对之后,他就暗自给双方鼓劲儿。

“不会到Thorin和我老得都走不动路的时候吧?”矮人和霍比特人的寿命可没有精灵那么长。

“不会的,不会的。”Elrond向他快乐的霍比特朋友保证,“我会努力赶在Tauriel的第一个孩子诞生前搞定这件事。”

Bilbo想了想,显然是有了好主意:“那我可要……叫Kili多努力一下!”

Elrond没有忍住笑了出来,目送着Bilbo举着酒杯走远,他看到醉醺醺的Thorin终于要找到他们这边来了。你不得不承认,身为一位精灵,在矮人中的确是有视野优势的。诺多精灵看着矮人和霍比特人拥抱在一起,所有人都欢呼着,把他们俩抬起来——抛高。另一对新婚夫妇也回到了人群里,在众人的起哄中喝交杯酒。

“他给你说了什么?”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没有其他人那么快乐,但是也显得闲适而愉悦。

“他问我什么时候能看到下一场婚礼。”Elrond侧过头,看到Thranduil握着那根华贵的手杖,另一只手拎着一整只酒瓶——有些破坏他那不近人情高贵的形象了,但Elrond反而觉得这样的密林国王更可爱一些,“你说呢?”

Thranduil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瓶子展示给对方看:“Thorin的私藏,我就知道他不会把最好的酒拿出来。”

“你去了矮人们的酒窖偷——”怪得宴会开始之后就没有看到热爱喝酒的密林王。Elrond这倒是有些惊讶了,不过Thranduil用一记眼刃打断了他。

“我这叫物尽其用,山下之王那种豪饮只会浪费了这瓶酒。你到底要不要喝?”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回答了。”

“你回答了什么?”

“我没说话。”

“那算什么。”

“你那满脑子的诺多知识没教过你,沉默的意思是不反对吗?”

 

“不要在老夫老妻面前秀恩爱哟。”Galadriel用银汤匙敲了敲酒杯,春风和煦地提醒旁若无人拌起嘴来的两位精灵。Celeborn在妻子的身旁拼命使眼色。

于是两位几千岁的老精,双双在老老精的目光下落荒而逃。

逃走的时候Thranduil还握着酒,Elrond握着他拿酒的手。

 

好吧,有情人都已终成了眷属,没成的那一对,看来也不远了。


FIN.


PS:差点忘了。没写的那次婚礼,留到番外里。

评论(10)
热度(101)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