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隼与鹿 The Falcon & the Deer(哨向设定,01)

原著背景+哨兵向导设定。Elrond哨兵/Thranduil向导(有点微妙?)。有丧心病狂的OOC,OC(原创角色)和二设。如果在阅读中出现任何不适,请不要勉强自己立刻点X。

设定部分可以参照大部分哨向同人,为了万全我也会将第一次出现的专有名词在文中加粗,并在文后附上简单的解释。

 

章一·天赋者(上) The Gifted

 

林顿的永远是整个中洲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特别是Gil-galad在的时候。坚韧无畏的诺多王强大的力量如一张有形的大网,牢牢笼罩住塔所能庇荫的范围。让所有林顿境内的精灵和其他种族都享有即使在战争时期都宁静祥和的生活。向导们可以以他们细腻的感知体察这股强大的精神力是如何铺展,和缓而坚定地拂过每个人的神经末梢,带来发自内心的安定平和;而哨兵们则是通过更为本能的方式,从一种宛如大海浪潮带来暖意里,感受到这种巨大的力量。

而这一日,林顿如一章和谐曲律般平和包容的精神力中掺入了杂音,虽然还不强大,却足够让敏感的精灵察觉。这影响大家的力量虽还不甚完整,却已经显示出强大的雏形,精灵们略微感到不安,却并不为此失态,它鲜明但不喧嚣,有形而不尖锐,且并无恶意,而精神领域更为敏感的向导们更能从那稚嫩的力量中察觉出一丝迷茫和孤寂。就像一个天赋极佳的孩子,尚不懂得如何遮盖自己的锋芒。刚刚觉醒的哨兵都是脆弱的,他们的五感已经被开启,外界的信息疯狂涌入却不懂得将它们挡在意识之外防止因过量的信息获取而陷入混沌。新觉醒的哨兵亟待保护和引导,他来到林顿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这里体系完备,可以给他足够的指导,也能为他找到与之最为相配的向导。

Círdan带着那个孩子从港口来到林顿的中心塔时已经耗费了很多精力。那是个年轻的精灵,觉醒得太早,又似乎有着许多可怖的记忆,记忆和外界的感官刺激混合在一起,形成如同噩梦却比之真实得多的体验。即使是Círdan这样经验丰富的向导,为了筑起壁垒保护年轻精灵脆弱的精神世界,也不得不减缓了赶路的速度好让自己稍微能得到机会喘息。

“他到了?”Círdan刚在塔里为客人们设置的休息室里坐下,Gil-galad就到了。随之而来的力量甚至比他开门的动作更早宣告了诺多王的到来,造船者在嗅到那干雪与海风混合的气息时都不由屏息,没有哪个向导能在面对正直顶峰时期的首席哨兵那强大威势时还能毫不动容。

“到了,在花园里。那里鲜少有人经过,比人来人往的塔里更能让他平静。你知道,对于你们这样的哨兵,一堵墙可不能阻隔什么。”银灰长发的精灵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他着实是有些疲倦了。这里虽然是他熟悉的地方,但毕竟远离他的港口、远离他的哨兵,独自一人的向导总是更容易虚弱。

“他的感觉很敏锐。”Gil-galad就此下了判断。

“非常敏锐,敏锐到几乎要伤到他自己。”Círdan叹息着,“听说他是Fëanor的孩子带大的,我真难以想象,那群精灵会带出这样一位洞察万物到纤毫的哨兵。”

“也许是因为他的养父是Maglor。”Gil-galad回应了一句,又匆匆离开了,Círdan知道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诺多王会去亲自检视这位投奔而来的年轻人。现在他可以好好睡一觉,等着明天一早回到他心爱的港口去了。

 

塔的花园设在巨大高耸建筑物的后方,并不是像别的地方的花园一样,为散步休闲的人们准备的。与其说是一个休憩的地方,不如说是一个为了让心思烦乱的哨兵能够平静下来而专门规划出的一处空间。这里植物密布,环境幽寂,往往用流水隔绝了外界的声音,让被声色气味充斥感官而烦躁不安的哨兵能够得到哪怕暂时的一瞬平静。事实上,有向导在身边的哨兵没有那么不堪一击,他们的搭档会协助他们竖起精神壁障,阻挡过滤掉多于的信息,而足够强大的哨兵经过训练,自己也或多或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即使没有向导做得那么周全,也足够应付短时间的喧嚣了。

这里是林顿的中心塔,所有人都是精英,几乎没有人会主动去使用花园。这对于正处在感知爆炸阶段的Elrond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觉醒的,他似乎并不像很多人那样,一夜之间就感到了知觉的增长,或伴随着可见的发热或者痉挛。那些嗅觉、听觉、视觉,触摸的感受与舌尖的品味,似乎都是不知不觉地变得丰富。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处在剧烈变化的觉醒期的最后,那些让他曾欢欣的气味和光芒几乎成了负担,每时每刻都在轰炸他的神经。Elrond的双子别无他法,只能求助于灰港岸最著名的向导Círdan,温和的造船者暂时抑制了那些知觉,决定带黑发诺多去拜谒他统治林顿的亲族。

路途是疲惫而艰辛的,却比之前的感觉好上太多。有了向导的帮助,他能试图把注意力从那些喋喋不休的恶毒耳语,从远处飘来的血腥气和腐臭上转移开,集中到无害的那些事务上。事实上,当他到林顿的时候,他已经比大多数刚刚觉醒的精灵哨兵做得好很多了,繁华的精灵王国汹涌而来的气味和声音没有让他崩溃。他只是觉得有些过载的疲惫和头晕目眩而已。

而此时此刻,在幽谧的花园中,他得到的是自觉醒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的宁静和安详。

人声被潺潺溪水和高高的树篱隔绝,留下细腻的自然之声。Elrond满怀新奇地倾听嫩叶被细风吹拂的轻响,花苞绽开一瞬的猝音,一只蝴蝶落在茅根草上引发的颤动,蒲公英的白伞划空而过是流畅的音色。丰富而变幻自虚无生出万有,五感通融地述说并歌唱。一片飘落的梧桐叶落在肩上的是晨光眷顾的残暖,一枚枫叶的殷红里他嗅到春天紫丁香留下的气息。

他站在庭院之中,觉得无需语言便可以交流,一种难以言述地透彻感觉像有暖意流经每一根血管,抵达每一寸皮肤,当他试图去揣摩这种温暖时,却发现那是来自心房的颤动。

 

就在那时,他听到了一声渺远的鸟鸣。

举目四望,蔚蓝的天空下没有翔鸟滑过,但又似有风过留声。他被心中那难以言述地鼓噪驱动着,展开自己的知觉,将它向着天空和大地延展,年轻的哨兵无从知晓,他初次铺展开去的知觉让距塔数十里之内的人都感到如同春阳拂过一般的温暖,嗅到裹夹着青草与花香气的山风。他只知道,当他竭尽全力地把知觉扩展到极致时,终于在那片瀚渺的蓝天中看到了一只银白的鸟类滑翔盘旋,向他飞来。

那只白鸟有着尖利的喙和强劲有力的锐爪,一看就是能够撕裂对手的猛禽。然而Elrond心中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是被欢欣笼罩。他笑着迎接它的到来,仿佛知道他就是它的归属。

 

Gil-galad来到塔下花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年轻的黑发精灵看着天空,精神向导化作的白隼振挥着翅膀,震动着空气,震动着光与声,如同一团闪耀着绚烂银白的光,静静地落在他的肩上。

 

-----------------------------------------------------------------

 

巨绿林。

作为塔的首席哨兵和密林精灵的王,Oropher最近处于几百年鲜见的暴躁状态,即使他的妻子,亦是密林最包容的向导,也疲于安抚一位与儿子产生矛盾的严父。

Oropher的儿子,年轻的精灵王子Thranduil近日觉醒了。觉醒来得突兀而短暂,骄傲的王子将自己锁在屋子里三天三夜,拒绝任何人的接近。等到第四天早上,他打开房门的时候,所有精灵都能嗅到他身上气味的改变。

他是一位向导。

密林辛达王的独子,是一位向导。这是一个不算大,却也绝对不小的麻烦。无论是精灵还是其他种族,向导作为领导者都是罕有的。哨兵是天然的统治者,他们敏锐而强大有力,有着惊人的控制力和行动力。但是向导,向导是治疗者、是抚慰者,他们的特性会让他们感性,再加上与感官和力量都被大幅强化的哨兵相比,他们总是显得弱势,总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一位向导,如何能承担王者的责任?

Oropher并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感到了失望——他并不是会因为这样一件事而厌弃自己亲子的父亲,但不可否认的,Thranduil是向导这件事困扰了他。

而让事情进一步恶化的是,Thranduil感知情绪的能力优秀地继承了他的母亲。他察觉到了父亲的沮丧,并在不久后的一次晚餐时间用一种极端恶劣的方式回应了他。

“反正你也不会死,永远当你的王吧,我乐得清闲。”

负气的嘲讽是苦涩的。如伤人亦自伤的剑刃,在父与子之间划下巨大的裂痕。Thranduil单方面地拒绝了交心的可能,并为此盖棺定论:Oropher失望了,他西尔凡的子民们失望了。作为向导,连他自己也对此感到失望。他像一个王子应有的那样高傲地离开餐桌,长袍卷起一阵冰冷的残风。每一个生命体被他留下的话所刺激产生的情绪汇集狂风在巨大的地下宫殿中回响,激荡出阵阵呼啸。那一刻笼罩心中的,是近乎于自虐的残酷快意。

命运是不近情理的愚弄者,总与背负希望者狭路相逢。

 

然而年轻辛达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负面的情绪总是比正面的造成更大的影响,精灵往往被认为是矜持而含蓄的种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那些可怕的情感。Thranduil直接体会过他人情感的侵袭,他可以一时咬牙面对那些裸呈的恶意,但却无法回避那些同时赤裸裸地呈现在他的世界里,无时无刻环绕着他的尊敬和恐惧。那些不会诉诸于语言和表情的阴私,恶毒的嫉妒和嘲讽像污浊的水一样从房子的四壁渗入,漫过他的脚踝。即使堵上耳朵,闭上眼睛,一切也于事无补,情感渗入皮肤直达骨髓就如同寒冷。他仿佛听到所有没有出声的嘲笑:呵,密林的王子是一个柔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向导。

他不再走出房间,连送来的食物也只准放在门外,但他却无法阻止各种各样的情绪鼓噪在他的身体里,他甚至分不清,哪些痛苦和绝望是自己的,哪些又来自外界不知名的生物。有时候一只鹿被猛兽捕杀,濒死的巨大恐惧会一下子在他脑海里振聋发聩地啸叫,而哪怕只是厨房里有一位精灵手指不小心被刀划破时的一瞬痛苦,也会在他身上引起难以呼吸的重压。

Thranduil学过很多王子应该学习的东西,却从未学过如何作一个合格的向导。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对于其他能感觉到情绪波动的精灵来说,也成了造成了同样巨大的痛苦和负担。如果他有哪怕是一点点相关的知识,他就可以竖起精神屏障,隔绝外部的情感信息,让自己的精神图景安定下来,获得少许的平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自己锁困在房间内,却被来自方圆几十里的甚至绝大多数其实根本与他无关的情绪逼迫得近乎崩溃。

他还很年轻,太年轻了。在日后他那闻名遐迩的尖锐与自负形成之前,他拥有的并不比其他年轻精灵更多:对未知的恐惧,还有对自己的怀疑。那些怀疑几乎要溺毙他了,成为向导的打击对他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在此之前的数百年生命中,他从未意识到,原来一个简单的属性,就可以让他的未来出现巨大的偏离。

 

“Thranduil,开门。”

如果他的生命中必须要有救赎。那就应该降临在此时。

“我进来了。”

闭合的房门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金属碰撞的碎响一声接着一声。钥匙换了一把又一把,却始终不能打开紧锁的门。所有能开启Thranduil房间的钥匙都早早被他拿走了,他从小就不是一个容许别人侵入私人空间的精灵。他听着那些钥匙徒劳地转动,被卡住,又徒劳地撤出。没有胜利感,只有恐惧。

似乎是所有的钥匙都被尝试了一次,不再有开锁的声音传来。快离开,放弃吧。不要管我。然而不待Thranduil暗舒一口气,金属穿透木质的沉闷声音就猛地响起,穿透门面的剑撞击到锁芯,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哀鸣,以锁孔被利刃穿透告终了这次纯暴力的短兵相接。

失去了锁闭作用的门被轻巧地推开,地下瀑布囚获的天光从门外照射而进,勾勒出高个子女性精灵纤长的轮廓。她望着似乎一直坐在床边没有离开过的Thranduil,她那双被儿子继承了的双眼里卧了整个密林的蔚蓝。

“我没找到备用钥匙,你把它们都藏起来了吗?”

她反手将短剑归鞘,那柄第一纪的精美造物隐去耀眼的光辉,藏入垂地迤逦的衣袍。密林的王后迈进王子为藏起自己而圈出的小小空间,那份属于她的雍容太过庞大,让宽敞的房间都显得狭窄了。那些鼓噪在四周的,让人烦躁的情绪,仓惶地离开被占领的空间,撤退只留下让Thranduil无比怀念的宁静。

Thranduil干哑地开口,不知作何言语。

 “母亲。”


密林的王后Aearon*是一名辛达贵族,却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贵族女性。她亲近密林王国原住的臣民们,被西尔凡们活泼率直的性格深深影响,不拘泥于那些被她笑称为装腔作势的陈规。然而不拘小节没有减损她作为王后的雍容与高贵,却赋予了她与之更为相称的浑然大气。西尔凡精灵们热爱这位爱在林间漫游的王后,一如爱戴她威严的丈夫。他们共同构成了这个森林之中与世隔绝的王国不可撼动的支柱。就像一柄锋锐的剑需配一面与之相称的坚实之盾一样,Oropher与他的王后以首席哨兵和他的向导的身份君临着这个永恒的深绿之国。

“这时我应该说一些鞭挞你的严厉之语,”她的声音像柔而韧的丝缎,饱含着女性的柔美,亦暗藏无法撼动的威严,“但我不是你的父王。

“——哨兵们都是很笨拙的,他们有敏锐的五感,却不如我们懂得包含其中的那些东西。那些细小的情绪,对于向导来说是如此的喧嚣。我的孩子,想必这一切你已经有所体会。”

如夏日月亮初升时,海洋被月华所吸引,慢慢涌上白沙皎洁的海滩。微凉而不刺骨的水波荡漾开去,一点点洒满整个空间。细腻如泡沫一般的情绪在Aearon的语声中堆积起来,又被潮落的海水打散,飘散于空气之中。

“向导总是被当做关系中弱势的那一方。不错,我们不能追逐着数百里之外的一丝血腥找到一个杀人犯,不能在千分之一的刹那间感觉到敌人挥来的刀刃。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孱弱得如同附庸。”

海面推卷起浪花,一层一层,雪白堆积在高高的波峰顶端,裹夹着力量拍打向沙滩和礁石。坚硬的礁石反击海水地侵袭,将扑来的巨浪打碎为片片星点,然而不歇的海一次次涌回,最终将顽石和悍崖淹没。

“我们能够感知情感,换言之,弱者备受情感的折磨,而强者控制它。不仅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包括周遭的他者。

“喜悦。”

微波摇曳而光华粼粼的海面上,似乎有鲸与海豚跃起又落下,溅起一朵朵白浪。

“愤怒。”

白浪联缀,忽而即成啸潮,高高涌起,咆哮着砸向身处其中的精灵,飞溅的水花激荡下一轮巨浪,无休无止。

“平和。”

随着一声轻叹,海潮偃旗息鼓,方才汹涌浩荡的海平面似乎已经在头顶。海面之下,一切静谧无声。

有日光洒下,在深海之中形成道道金色光柱,而其间游鱼掠影,亦真亦幻。

Thranduil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另一个世界,一位向导所精心营造的精神图景之中。他名为浩瀚之海的母亲所拥有的精神之力,也如深沉而无尽的大海,将他的父王与整个密林眷顾,在此时,也驱逐了所有困扰他的情绪,只留下一片净色。沉潜于瀚海之下的,是永恒的蔚蓝。它囊括了与喜,收纳了泪与笑,容纳了妒与恨,不喜不怒,不怨不忿,因其无垠,因其无情而动人,在不曾哀灭的恒世,安抚不朽的灵魂。

这是向导的力量。

 

“一位未来的王,拥有了洞察和引导心灵之力。这绝对不是耻辱,相反,你未来的臣民将为此骄傲,而你,也应该为之自豪。”

 

tbc.


*Aearon:原创角色,Thranduil的母亲。名字在辛达林语中意为great sea/ocean.

--------------------------------------

哨向相关名词:

哨兵:五感发达,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有极强的战斗力。

向导: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可以感受他人的情绪和一定程度上控制情绪,并在精神领域可以筑起壁障保护哨兵防止他们因外界信息的刺激而狂化。

塔:哨兵和向导工作的地方,本文中以出现的精灵国家/属地为单位,林顿、巨绿林、罗斯洛立安等均有自己的塔。

觉醒:哨兵和向导并不是出生就显现的,在某一时期(往往是青少年时代)通过觉醒,他们会得知自己的属性。觉醒持续时间不定,每个人的体验也不同。

精神图景:哨兵和向导的精神世界。通过共感向导可以进入或使他人进入自己的精神图景。

精神向导:一般为一种动物,是哨兵或向导的精神体现,能先人一步感知情绪,可以被命令去送信或探查情报。文中设定是银白色精神体。Elrond的精神向导是一只隼(海东青),是一种猛禽。大概长这个样子(图自网络,侵删):



评论(11)
热度(119)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