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Old habits die hard – 旧习难改(小小炖肉一发)

炖肉HE一发完。 @燕碎  的点梗,不好意思这么晚才还。
设定是酒庄老板T和咖啡爱好者E,这是一个恋人们的甜蜜小故事。
肉的部分为了照顾lft脆弱的神经,我事先转成了图。

 

Old habits die hard – 旧习难改


-Alcohol?


Thranduil不想睁开眼睛,他觉得头疼,那种钝痛在后脑勺上非常有存在感地一下一下攻击着他不甚清醒的意识。宿醉,他慢慢意识到这股头疼的原因,紧接着觉得不只是脑袋,浑身都酸疼得无法动弹了。

有那么几秒钟时间,身高一米九还富余的男人大字型毫无形象地躺在那里,在一堆蓬松的枕头间,费力地回忆他醉死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那天下午酒庄新出货了一批酒,那个年份有绝佳的光照和水分,产出的葡萄酿制而成的酒前所未有的香醇厚重。他兴致勃勃地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他的老客户们,然后带着几瓶正式销售之前预先分装的酒回了公寓。

就是这个了。一切罪恶的根源。

他回到Elrond和他共同的独栋公寓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开了一瓶。他本来只想小酌两杯,等他对红酒完全不感冒的另一半回来——这次的酒绝对可以征服那个只知道摄入咖啡因的古板男人单调的味觉。Thranduil是热爱红酒和其他所有含酒精的造物。他一定要逼着Elrond承认,酒比那些用烘培过的豆子煮出来的褐色不明液体值得品鉴得多。

只是这次的酒真的太完美了,宝石红的酒液在杯底摇晃,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藏了整个熟秋的丰盛。酒液流经喉头,在珍珠般的圆滑紧密,丝绸般的滑润缠绵中,丰富的层次次第展开——清新的酸甜和酒精的醇厚,加之丹宁恰到好处的微苦,混合成趋近完美的馥郁。Thranduil享受着难得的佳酿,一不留神就喝掉了一整瓶,当他兴致高昂地招呼回家的Elrond的时候,第二瓶也已经快要见底了。

哦,该死。回忆至此,Thranduil在床上挪了挪了身子,把自己蜷成一团。他好像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傻事了。

 

-Coffee?


Elrond是一个生活规律,戒烟限酒的在职教授。他唯一的爱好是在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给自己和恋人煮一杯咖啡。在他们同居半个月之后他就发现这是个美好的幻想:第一,Thranduil不会早起;第二,Thranduil不喜欢咖啡。

Elrond不由感到有些挫败。

他特立独行的另一半甚至分不清摩卡和拿铁,给他讲虹吸式咖啡壶和滴漏式咖啡壶煮出来的咖啡风味的不同根本就是鸡同鸭讲,而不同产区的咖啡豆的特色对Thranduil而言完全没有不同酿造葡萄品种的区别又吸引力。

于是他们的公寓里,厨房吧台的柜架由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组成:一半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咖啡;一半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红酒。

不过Elrond是一个温柔又耐心的恋人,他相信持之以恒,总会让Thranduil发现咖啡的魅力。

 

——如果他没有在昨天下班回家时,没有被一个喝醉了的Thranduil压倒在沙发上的话。

“尝、尝这个——!绝对、绝对比你的咖啡好喝!一!百!倍!”被一个跟你身高相差无几,甚至还要高上那么些的男人压着绝对不会是特别美好的体验,特别是对方还一身酒气,并努力将一只高脚杯凑到你的鼻子下面的时候。Elrond叹息着陪Thranduil喝了第一杯,然后是第二杯。

第三杯喝得有点猛,他有点上头了。

第四杯Elrond估算了一下自己的酒量和Thranduil醉的程度,果断把他打横抱起带进了卧室。

 

“是不是很好喝?!”

“还不错。”Elrond扒下了Thranduil的上衣。

“是不是比咖啡还好喝?!”

 “……”Elrond跟Thranduil的裤子搏斗。

“沉默就是默认。”

“嗯,都你说了算。”Elrond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Thranduil满面红地盯着他开始笑。

Elrond吻他的鼻尖。

Thranduil还在笑。

“闭上嘴,乖。”

Thranduil笑得停不下来了。

Elrond只好用吻堵住了他的嘴。


-Irish coffee.


Elrond收走了所有的酒瓶,撤掉了被酒和体液弄得一塌糊涂的被子。床单只有等Thranduil醒了再清理,他冲过澡之后惯例地煮起了咖啡。

滴漏式咖啡壶下放的杯子刚装了二分之一,他就听到有个慢腾腾的脚步声走近。回过头看到Thranduil站在门口穿着浴袍头顶着毛巾,湿哒哒的头发不停地滴水,在木地板上砸出一个个小水洼。

“早上好,现在是11点半。”Elrond和他了打招呼。Thranduil行尸走肉一样跋涉过小半个厨房坐到Elrond对面的吧台椅上。从他走路姿势的别扭和坐下动作的僵硬Elrond回顾了一下昨晚的战况,自责了一下自己后来或许真的是有点太过狂野。

“我觉得我需要点东西提神。”Thranduil揉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发声。

Elrond指了指正在工作的咖啡壶,“来杯咖啡怎么样?”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Thranduil移开视线,做出了人生中一个决定性的让步。

“……爱尔兰咖啡。”

Elrond微笑着点了点头,从酒架上抽出一支威士忌。热腾腾的咖啡与浓烈的酒遭遇,最终在马克杯里安宁地相处在一起。他和他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嗜好,但毕竟,他们有了一点突破,不喝酒的刻板教授会一醉到上午十点,咖啡中也可以为酒预留一点位置。

黑发男人把杯子推向自己的恋人,庆祝这个小小的新开始:


“如你所愿, my love.”


END.

评论(13)
热度(168)
  1. 喵布哒皆是城池 转载了此文字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