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ETE无差】Almost Human-几近为人

还 @叶凌秋大小姐  点梗,AI与人类的故事。本来是ET的,写着写着觉得其实是无差,都要不知道怎么标了_(:зゝ∠)_
题目来自于一部美剧,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里有非常非常多的私货。
顺便作者跟理科术语绝缘,所有的学科名都是我瞎编的,不要认真。

 

Almost Human-几近为人

 

计算机科学院的年轻教授Elrond最近的课题已经送走了第三波研究生。Elros嘲笑他说在这么下去下一年没有人再敢选他当导师。其实这怪不得严谨宽容性格好,不到三十岁就拥有独立研究室的教授先生,跑掉的研究生都表示主要是实验室闹鬼。

“有点科学精神,闹什么鬼。”

最后一位信誓旦旦地这么表示的学生甚至没坚持过第二个学期就转到了Elros的项目下面。

可怜的Lindir。

 

没有了学生,Pro. Dr. Elrond倒是不怎么介意。只不过少了人帮着做项目,一切都得亲力亲为。所以分子生物科学院的美女科学家Galadriel来隔壁找自己老公吃晚饭的时候总能看见Elrond坐在实验室里留到最后一个。

“他快爱上那些程序了。”

“专注是好事。”Celeborn很支持院里这位同僚晚辈。

“你们这些Geek。”

诺贝尔生物学奖提名候选人女士表示。

 

新材料研究所的Celebrimbor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从另一个学校申请调职过来的Annatar递给了他一张纸巾。

 

然而Elrond的实验室闹鬼并不是空穴来风。负责记录程序日志的学生总是发现日志会莫名其妙地拒绝访问,或者无故缺失信息。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程序漏洞,查了一个月的Bug也没有结果。

排查的最后一天一个学生发现了之前没注意过的代码,没等他仔细分析就听到一声巨响,整栋楼都停电了,就Elrond面前的电脑哗哗地闪白光。

恢复供电的时候那行代码就再也找不见了。

“他大概是觉得你们侵犯了他的隐私。”Elrond安慰惊魂未定的学生们,虽然从结论上说只造成了反效果。

 

教授口中的“他”就是他的项目程序。大多数时候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Pro. T”。

Pro is not for Programm.

Pro is for Professor.

 

Elrond的目标是完成一个搭载了专家系统和模式识别功能的复杂程序,并且无限接近于终极目标一个完全独立的人工智能。当然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谁也不清楚,毕竟——

“人试图完成上帝的事是违背伦理和道德的。”

[我真奇怪你有这么深刻的宗教信仰。]Elrond扣在耳廓上的蓝牙耳机里发出了一声质疑。

“许多科学工作者都是有神论者,Pro. T.”教授怡然自得地给说话的那位改了一行代码。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改这句,它让我有点儿不舒服。]

“改变总是让人不舒服的。”

[可我不是人。]

“这是一个类比。”

[但它不精确。]

“人类的表达就是不精确的,我以为我给你搭载了语言模糊化程序。”

[我看到了那东西,我不喜欢它,就给删了。]

“……”

[没有,骗你的。只是没启用。]

“我得考虑修正一下你的幽默感。”

[你是说语言反馈系统里那些有趣的东西么,我会把它们都锁起来的。我还打算靠它们通过图灵测试*呢]

“不要那么任性。再说图灵测试你不是早就通过了么。”

[那是因为上次那个测试人员太蠢。]

Elrond低声笑了一下,保存了自己的工作进度。他得去吃饭了。

 

那天是个同事聚会的日子,庆祝科学院的一位学科带头人从国际会议上回来。飞了大半个地球回来的Gil-galad受到了所有人的热烈欢迎,昂贵的包间里很快就沦为了拼酒的战场。Galadriel挽着袖子大杀四方,她的丈夫苦笑着给他们的女儿说不要学。

刚入学本科第一年的Celebrian惊奇地看着她的老师们嬉笑怒骂闹成一团跟一群大学生也没什么两样。

[你喜欢那个姑娘。]

“友谊。我和她还有她家人关系都不错。他们都是挺好的人。”

[你也喜欢今天回来的教授。]

“我尊敬他,Gil-galad是我研究生阶段的导师。”

Pro. T沉默了一会儿。

 

Gil-galad挣扎了一番从被Galadriel灌醉的厄运中逃离,端着杯子走到独坐在一边的Elrond身边。两人碰了碰杯子,老师和从前的学生开起了玩笑。

“你最近总是这样自言自语?Professor Elrond,我收到很多投诉了。”

“我只是和我的缪斯说话。”Elrond微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蓝牙耳机。

“他差不多要和他的项目坠入爱河了。”Elros挤了过来加入了林顿科技大学师生小分队。

[你还喜欢你的孪生兄弟。……当然,你要说那是亲情,亲情。]耳机里的Pro. T惟妙惟肖地叹了口气,[你们人类喜欢的种类真是复杂。]

Elrond差点要笑出声了。

 

Pro. T是个聪明的程序。有时候有些太聪明了。自从Elrond给他搭载了兴趣系统之后,他就迅速选定了奢侈品买卖和红酒收藏作为自己的第一爱好,每天都占用着科学院的网络刷拍卖网站。

周一Elrond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被刷爆了。

周四Elrond发现自己的银行卡上多了二十万,研究室里多了一支不知道哪儿来的红酒。

“你下次买什么之前能预先通知我吗?”

[通知。通知。通知。通知。通知。]

“……好了你还是自己悄悄买吧。我给你另外办张卡。”

[正合我意。快把酒拿过来,我要尝尝。]

Elrond认命地把那瓶他完全没有概念的昂贵液体放到了研究室的扫描仪上。

“需要我给你倒一点放到分析仪里么?”

[你真了解我。]

 

但即使Pro. T有非常好的红酒品味和神乎其神地金融技巧,他到底也只是一个程序,在某些方面始终都是参不透的。

没错,又说回了情感认知。一年多来Elrond一直在忙乎这个子程序,但完成它似乎遥遥无期。最后他索性给Pro. T下载了几千部电影“看”,直接让他用学习程序来记录人类情感的表达形式。

然后Elrond的奇妙生活就开始了。

 

第一次他收到了一束花店送来的康乃馨。

[电影里说这是送给自己创造者(母亲)的礼物。]

他只好告诉Pro. T自己不想喜当爹也不想喜当妈,也没办法真的把一个程序“生”出来,不过还是把那束花放在研究室装饰了两周直到花瓣都凋谢了。

 

第二次他收到了一个阿玛尼的最新男款手包。

[伐开心,买包包。]

Elrond揉着额角把流行娱乐类的视频段子都拎出来删掉。

一星期后,对流行风尚十分迟钝的Elros在学生们的提示下才发现自己兄弟换了个潮爆了的包。

 

…………

 

第n次他收到了一张七天六夜情侣游的礼品券,看起来像某个抽奖活动的头等奖。

[人类对通过概率偶然性得到的礼物都特别喜欢。]

“你作弊了。”

[我只是问候了一下那个可爱的抽奖程序。]

Elrond只好把礼品券送给了院里伉俪情深的Celeborn夫妇。

Pro. T对他没有用那张劵表示十分不满。

“那是情侣票,”Elrond提醒他。

Pro. T又不说话了。

 

Elrond虽然时常为Pro. T送的奇怪礼物和莫名其妙的行动而苦恼,但是他心里还是挺期待下一次会得到什么惊喜。他把这解释为观察自己创造的程序如何发展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没意识到自己每次拆礼物的时候笑得多天然。

“理工科的男人都没救了。”旅行回来的Galadriel教育自己的女儿,找什么男友不能找个科学院的。

年轻姑娘红着脸说自己喜欢教他们大数据分析处理课程的Elros教授。

某位科学院的丈夫捂着膝盖假装没被妻子误伤。

 

但是Pro. T的第n+1次礼物却没有来。他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如果程序有注意力这个指数的话)都放到了别事情上。Elrond虽然有点小失落但也没至于沮丧,毕竟项目差不多得结题了,他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了最后的细节修正和准备接下来的课题演讲上。

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两天科学院工程部收到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零件定制申请和装配说明书。组装说明书上的东西过于繁琐复杂,测试让院里接二连三又断了几次电。

关于Elrond教授实验室闹鬼的传说终于演变成了“计算机科学院是被诅咒之地”这个终极版本。Elrond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是演讲当天4月1号,当时他正坐在演讲会议厅的外边儿和Elros闲聊,所以以为一切都只是学生们的愚人节玩笑。

“真的,据说在院里呆久了还会看到长发幽灵而且会间歇性失忆。”

“也许只是有一天Lady Galadriel给忘记带资料的Celeborn教授送东西,被早上没睡醒的学生看到了。”Elrond的理性令人惊叹,他低着头盯着自己腿上的平板电脑,忙碌着什么,“不过说到间歇性失忆。我找不到放演示文档的U盘了。”

“……啊?”

“我记得昨天放在桌上的,但是今早没在研究室里看到,时间太紧了没法仔细找。云端上有个文件备份,我在把它改到能用的程度——嗯,差不多能看了。”Elrond说完点了个文件保存就进了会议室,剩下Elros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西装笔挺的背影。

他淡定过头了吧。

 

离课题演讲还有15分钟,六百人的会议厅已经坐了大半学者。Elrond把平板电脑连上投影屏,心里还是有些惋惜,临时改出来的演示文档到底没有之前做得完美。他想跟Pro. T说两句话,一个系统程序却好像比他还要忙,嗯嗯了两句就没有了声音。

到底是有些郁卒。

Elrond下意识地抬手松了松领带。

 

会议厅的门嘭地又开了一次,特别用力。满房间的人都转过头去,看到个浅金色长发的高个子男人大步走进来,个个都觉得面生。他向Elrond教授过去,走到演讲台边才站定。Elrond在这个过程里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对方看起来如此熟悉,直到和对方对上了湛蓝的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他和Pro. T一起为程序设计的虚拟形象里。

他又愣了半秒等神经突触像电脑一样运作把工程部雪花一样飞来的投诉、科学院长发幽灵传说和断电事故加上Pro. T的忙碌都联系在一起。思维再发散一下想问问他哪儿来那么多钱把自己实体化,没开口就想起了某程序奢侈品买卖的爱好和自己给他办的那张信用卡。

真相大白得有些简单粗暴。

 

“Professor Elrond,你有东西忘记了。”金发男人伸出手,掌心躺着一枚小小的黑色U盘。

Elrond拿起U盘的同时指尖和他的掌心接触了一瞬,逼真的触感大概来自3D打印。Elrond把视线移到对方胸前的与会者铭牌上,看到上面写着的名字。

他微笑起来。

 

“帮大忙了,Professor Thranduil.”

 

第n+1次的礼物,是你。

 

FIN.

 

*图灵测试:图灵于1950年提出的一个关于判断机器是否能够思考的著名试验,测试机器是否能表现出与人等价或无法区分的智能。

评论(25)
热度(129)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