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志坚,作死不渝。

主食托尔金系列。
CP:ET/索博/奇桃

请善用索引和归档。
 

【金发组/76天使】05.战场之花(片段灭文/战争三十题

最近跳了新坑,换了个号。

米莲:

05.战场之花




莫里森有时候必须承认,他并不像外界宣传的那样刚正不阿。


没有人是可以仅凭着正义感纵横沙场的——比起一尊英雄塑像,扣下扳机的一刻,子弹出膛带来的后坐力和耳膜感受到的震颤才是热血不冷的永恒催化剂。


濒死体验不可计数,死亡恐惧如影随形,最近的时候流弹擦着眉骨过去,要先闻到皮肉被高温烧灼的焦糊,再才是鲜血的腥咸。他在猩赤的世界里换弹上膛,抵着敌人的头打满了一梭子子弹,金属热熔零件四溅,在浸了血的眼眶里看起来都是红的。


 


智械并不能感受疼痛,也不懂得恐惧。


要战胜他们,必须同样如此。


彼时的杰克·莫里森如此相信。


 


“我不认同,指挥官。”而彼时的安吉拉·齐格勒眼睛明亮,反驳人时下巴总会微微扬起,露出她细长的脖颈。


她背负父母离世的童年记忆,在与战火最近的地方工作,却尚未真正体味近在咫尺的死。她的正义感来自天性,未经雕琢,纯粹得近乎慈悲怜悯,像她那身蓝色的制服,不沾一丝尘土。


莫里森总是能从那双澄澈的眼睛里读出一点幼兽的情状。他无端想起还未长大的母狮,有让人怜惜的乳牙,还不知晓自己未来可以卷起的风暴——他在很多的新兵眼里都看到过这样的神采,但从一个医生眼里看到,则是第一次。那是女武神作战服投入实战的最初几个月,齐格勒几乎不呆在基地。她永远在出勤,从一个战区到另一个,从战火接近尾声的重建区到刚刚爆发冲突的紧张地带。她带着枪,但是基本上没有用过,她在适应从一个纯粹的治疗者往一个战地医生过渡的角色转换。理念与实际的冲突让她郁郁寡欢了一段时间——即使,她在上战场之前无数遍自称做好了心理准备。


那是一个来得有些过晚的青春期。很多年之后,在“守望先锋”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仅为一个符号的时候,穿梭于火线的白衣天使偶尔想起那段日子,会这么评价二十多岁时的自己。那时,恶梦几乎挤入每个休憩的间隙,在飞机上、在运输车里、在战壕和帐篷中。梦里都是死去的父母,身首分离,被大口径子弹洞穿胸腔和腹腔,流出的血都是黑的。每一个在不小心卷入战斗的平民都会唤起同样的幻觉,让肾上腺素激增激增,引起胃里的阵阵痉挛。


他们的长官谴责她不顾自己安危救助他人的行为。


她无动于衷,一次弱小但坚决的抵抗。


莫里森回以沉默,在之后的任务名单中,她被永久的划归在了他的分队。


 


杰克·莫里森偶尔会注意到从眼角边缘一闪而过的蓝色翅膀,他用余光注视她偏离主战线,去救助一个落单孩子,一个受伤的年轻人,她尽量做得不影响战局,迅速而不引人注意,像一个不带号角和花冠的福音天使。她艰难地在军队纪律和自我道德准则之间选择着平衡点。


徒劳无功,并且光彩熠熠。


 


争执为此而爆发。那不是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在波兰华沙的老城广场,战斗接近尾声,天使却在残垣累石的小巷中消失了踪影。


这座老城并不“老”,只是死过了无数次。华沙的城垣满布弹孔,土壤里有炮弹的气息,它抵御过的侵略和吞并和它从废墟中重建的次数一样多,像一只人类抚养的凤凰,一次次从灰烬中发出苍老的初啼。——这一次,却不知是否能在人类造物的摧毁下浴火重生。


莫里森在二战中的狙击手们曾伏击的曲折小巷中寻找他的医疗兵,在夕阳的阴影中捕捉淡蓝的残影。他找到齐格勒是后者正将一个不及她腰高的孩子送到地下防空洞,直到她掩上那扇足以抵抗N2炸药垂直轰炸的门,防空洞的黝黑阴影时,才出声提醒擅离职守的医生。


“我不能放着孩子不管,不是吗?”齐格勒垂下眼睑,夕阳的斜光压着她的帽檐和睫毛涂抹了一层暗色。


“你救不了每一个人。”莫里森答非所问。


 


齐格勒嘴唇动了动,反驳的话就在唇边,但指挥官已经向着她举起了枪口。


她没有迟疑,手中的天使之杖已经高举。


 


蓝如蔚海的光芒交织散漫,即使知道那是纳米医疗技术的微型机器,也无法否认如同神迹的盛景。


急飞带走了齐格勒的帽子,齐耳的头发在风中凌乱,衬着皱着眉头的眼。


“我不认同,杰克。”她飞向他的身影迅速而坚决,如她的低声复述。


莫里森不由扯了扯带血的嘴脸,做出个近似笑容的表情,但不是嘲笑她的耿耿于怀。


他左手握住她举着权杖的手,将她急速欺近的身躯纳入自己的怀中。枪口越过她的肩膀直指街角阴影中潜伏的敌人,被强化过的男性右臂架在线条柔和的女性肩头,视线穿过纷乱的浅金发丝,准星一瞬,扣下扳机。


子弹穿膛而出,震颤从他的大臂到她的肩颈,直抵两颗心脏。


枪枪爆头,金属迸溅如烟花散漫,尽是破碎的声音。


“我知道。”


 


我竭尽所能,让你双手不必染血,让你羽翼永受庇荫,让你信仰恒长坚定。


直到我们不得不做出抉择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33)
  1. 皆是城池米莲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跳了新坑,换了个号。
© 皆是城池 | Powered by LOFTER